發佈日期:2012年03月28日

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會議紀錄

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會議紀錄
時間:2012/03/21 12:30
地點:壹電視大樓五樓會議室

與會人員:
主 委:劉靜怡
副主委:陳裕鑫
委 員:王榮璋
    杜念中
    葉大華
    裴 偉
    管中祥
    周惠民
秘書長:羅雨恆
紀 錄:賀乙舜
請 假:紀惠容委員

(13:00會議開始 秘書長報告)
羅雨恆(以下簡稱羅)
今天的議程分兩個部分,報告事項部分,由本人說明上次開會2月14號到今天為止,受理民眾申訴案件的相關處理狀況;討論事項部分,第一案是杜社長說明蘋果自律綱要增訂情形,第二案是紀惠容提案要討論蘋果火車趴的新聞,不過紀惠容請假所以我先把這討論案拿掉,但是剛剛葉大華委員表示紀惠容有委託他提案,所以待會兒臨時動議時一併討論。第三個討論事項,是主委提到要改選主委。
申訴案子統計部分,上次2月14日到今天為止的申訴案件受理情形,麻煩大家看附件表格。二月份的申訴案子蘋果有三件尚未回覆,主要原因是因為申訴人沒有留聯絡方式,所以沒有辦法告知對方處理情形,同樣的情形壹電視也有一件。那壹週刊有一件是沒有回覆,情況是2月29號有讀者申訴說壹週刊當中提的封面故事「酒女染愛滋病」標題,有讀者認為太聳動,就這件沒有回覆。三月份部分還沒有回覆的,蘋果和壹電視各有一件,因為都是昨天早上才進來的申訴案,其中壹電視的申訴案,製作單位昨天晚上已經回覆了,這件最主要是觀眾投訴一天壹蘋果在綜合台播出的時候,有個畫面申訴人認為,可能會讓其他人誤以為,這個被拍到的大樓就是在賣淫的地方,製作單位已經直接跟觀眾說明了,觀眾也接受;蘋果日報的部分,有讀者建議蘋果的名采專欄在網站上可以開放討論。案件申訴狀況說明如上,不知道各位委員有沒有什麼意見?

劉靜怡(以下簡稱劉):各位委員對於案件的處理和結果,不曉得有沒有要詢問的地方?

管中祥(以下簡稱管):我們這次是包括二月份的嗎?

羅:二月1號到14號的資料上次都已經看過,但我還是把它列出來。

劉:新聞局來函那部分,有關刊登鳳飛飛兒子的照片問題,這部分就不處理也不回覆給新聞局嗎?

裴偉(以下簡稱裴):對,因為沒有任何理由不刊登鳳飛飛兒子的照片。

劉:我們要不要跟新聞局回覆一個文說,我們的想法就是這個樣子?新聞局都不會來追嗎?不然他給我們文要幹嘛?應該是要要求回覆。

裴:他也是收到來文轉過來的。

羅:觀眾申訴的對象是新聞局,希望新聞局去介入處理,我也不曉得壹週刊要怎麼回覆。

裴:新聞局沒有做處理,就直接把文轉到我們這邊來。

羅:其實這部分我上次有打電話到新聞局去問過,這種東西我們到底要怎麼回覆,他們的說法也很含糊。

劉:我建議這樣子,以後問他現在這一件你是希望我要不要回。(好)

周惠民(以下簡稱周):公文的內容是什麼?只是文轉?沒有要求說明?(沒有)

葉大華(以下簡稱葉):閱聽人希望新聞局要管。

裴:我們收到以後,我們覺得,鳳飛飛兒子的照片如果我們有一定會登的,任何媒體有也一定會登的。因為他成年,而且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誰,所以這很正常。

杜念中(以下簡稱杜):如果要我回覆我會問為什麼不能登。你要告訴我為什麼不能登。

葉:除非他兒子有意見。上次有提到主委和王委員有回應WIN網路單e窗口轉來的申訴案,有涉及到申訴香港蘋果新聞,是否可再說明。

壹傳媒法務葉錫波(以下簡稱波):他這件他告的是平面媒體行政總監葉一堅先生。我們有請律師說明,因為我們其實是互相不隸屬的媒體,所以我們也沒有義務幫警方去查整個香港動新聞的編採流程。目前為止我們是先這樣子跟檢察官說明。

劉:如果他有意見的是香港動新聞,為什麼要告葉一堅?

法務:葉先生正好是蘋果日報的負責人。他們可能就是挑一個人來提告訴。主要我們法務這邊收到內湖分局偵查隊的通知,其實警方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他們一看到是香港,就只好先跟我們記者講。

羅:我有跟WIN單e窗口溝通過,香港那裡的動新聞台灣實在管不到。而且倫理委員會當時的組織章程規定,我們規範的是台灣的媒體,香港那邊我們實在沒有辦法。

葉:我想很多申訴人並不清楚集團相關權責關係,所以把訊息轉來主要是想瞭解這事情可以怎麼處理,因為他們也沒有那邊的聯繫方式。

劉:所以WIN單e窗口那邊是不是需要過濾一下。

杜:什麼是WIN?

羅:WIN基本上是行政院委託的一個基金會,幫忙處理一些民眾跟行政部門申訴的網路案件。

葉:我解釋一下。他就是依照兒少新法第47條,網際網路內容的防護機構橋樑時就是它,它現在變成是專責窗口,它的角色比較類似單一窗口、分案處理的第一關,他的經費來源是四個單位:兒童局、經濟部、新聞局、NCC,是算半官方的角色。

羅:我先前與該單位座談時,有將倫理委員會的組織架構章程解釋一下,並說明為了在最短時間能回覆申訴案,我們建議第一次申訴的案子,應該還是直接轉給蘋果或壹週刊或壹電視,他們也瞭解了。

波:據了解,他們不知道要找誰,所以傳票給葉一堅,可能是檢察官直接寫下公司的代表人。

管:我想要瞭解一下2月23號及24號吳錦猷報導不實,還有3月2號蔡篤俊醫師的案件。

羅:吳錦猷的案件這是壹電視踢爆的一個題目。最主要是關於台東當地原住民保留地,竟然有公所官員自己去承租土地還違法濫墾,記者去踢爆了以後他認為報導對他不公,吳錦猷就是被踼爆的當事人。

陳裕鑫(以下簡稱陳):在證據上面蠻清楚的,他自己沒有否認有佔用問題。

周:我對這新聞特別有看一下。所以他不是原住民?那他怎麼可以承租?

陳:所以一開始就有問題,他說是父親一直繼承下來的。我們找縣府主管,事實上都是官官相護,採訪過程也可以看到主管單位,也是搪塞不敢直接回答問題。

周:我覺得你們的回應非常好,因為違法就是違法,這種事情實在太多了。

劉:蔡篤俊醫師的案子,是自己來申訴報導不實,後來他好像就講說他人不在台灣所以無法聯繫,是這樣子嗎?

羅:採訪單位已經與他聯繫上了,他說希望等他回台灣之後重新再說明一下這個案子,但他一直沒有回台灣,也無能為力了。

劉:這案子事實上是還沒有處理完嗎?這樣要列入追蹤案件嗎?

羅:我覺得不用,因為他希望採訪單位再去採訪他,那採訪單位要不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這是採訪部門的權責。

王榮璋(以下簡稱王):衛生單位也有回應,好像是對他的療法部分。

劉:進入下一個議程事項。

葉:我可以補充一下嗎?原先議程上是有列入紀惠容的提案,但紀惠容請假提案就被刪除,我覺得不應該這樣處理。就算她沒有來,應該還是可以討論。

劉:先討論我的案子比較簡單,我上次也提過七八月份要出國,主委這個職務,我想我不適合在我人不在的情況下擔任,我沒有辦法虛擬主持會議,想早一點改選的好處,是可以協助新的主委慢慢進入狀況,我出國之後如果還繼續擔任委員的話,我會用視訊方式跟大家開會。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同意我這個請求,如果大家同意的話我們可以改選主委,請大家提名。原則上第一步就是大家同意我請辭,第二步大家開始提名。

杜:主委如果不在台灣的話是否必須要辭?這部分我不是很瞭解。如果一年的時間是請假,是否可用其他方法?

陳:如果副主委代理一次沒有關係,但如果是長期的話,我覺得有疑問,因為外界也在看我們,當初我們第一次討論的時候,也希望主委是由外部委員來擔任比較具有公正性,如果都由副主委來代理主持的話,即使說我們用很公正的態度來處理,外界還是會質疑,建議如果可以的話,改選會比較適當。

杜:我也贊成。

(13:36選出下一任主委:王榮璋)

劉:接下來我們討論火車案。請大華先說明提案內容。

葉:紀委員惠容提案要討論此事,他提出三個意見,第一,當時連續四天,包括今天頭版又報導一次,有關檢方的起訴結果,紀委員提出,對於性騷擾、兒少、或是涉及到性和裸露事件的處理上,報導篇幅應謹慎處理為之,這四天很密集的報導引起社會很大的關注,但都是在頭版而且講述得很直接,手法上也比較腥羶角度報導,篇幅也過大。之前我們曾經提出,雖然是公眾會關注的事情,但涉及到性這樣的敏感議題,當中有很多爭議是不是有必要這麼多,四天都在頭版做這樣的報導,這是一個問題。
另一個部分是說,這報導提到很多各方角度,一直要試圖想要還原現場,過度鉅細靡遺,尤其裡面有涉及到,像今天有報導說小雨願意接受社會局的安置,因為一開她並沒有意識到,這個行為會造成什麼問題和後果,蘋果這邊很不錯的,是有做了很多法界人士對這判例,可能會造成的後果一個比較說明,但是裡面都圍繞著包括網友討論的,都是她是不是出於自願,如果小雨有意欺瞞,然後導致這些痴漢觸法,但因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們是被騙了,所以檢察官不起訴這個問題;她是否有意欺騙與否我不知道,但報導上又提到小雨是自願去接受安置,這樣是有問題的。到後來大家都會圍繞說如果你情我願那幹嘛?說到後來,不管大家認不認同那個性道德價值,就法對法來說,如果只是圍繞在自願這個問題上面,就有時候就會落入一個爭議是,如果他們自願的話,我們幹嘛浪費這麼大的篇幅去討論?那到底是不是性交易,到底涉不涉及犯罪行為?那這如果是不同定位的話,那可能會包括報導篇幅和著重的點,跟公共議題的討論就應該會有不同,而不是一直在還原現場,他是怎麼發生,一對十八,三個人在哪裡等等,這是一個問題。
最後就是說,我們在前兩次的委員會,有提出照片的處理不要過度血腥或過當,前天報業公會兒少法45條的自律準則也要出來了,那邊也同樣收到兩件新聞申訴,就是壯漢打電玩打到死和兒殺父的新聞,那個回覆我們這邊也討論過了,其中對於壯漢打電玩的回覆有的也滿有趣的,有民眾感謝蘋果的報導,因為他把那張照片就放在愛打電動的兒子桌前;但有時候我們重複討論,看到的回覆結果又不一樣,就會發現到說,我們要證明這件事是OK還是不OK?就會變成說有沒有什麼樣的研究可以證明,到底什麼樣的報導叫做過當?我們有沒有可能一起去合作去做一個實證研究?因為就像我們這邊收到的資訊,和蘋果這麼來的正向回饋,大家的角度立場真的是南轅北轍,也就是常常討論後就說下次會改進修正,可是後來下一次可能報導又不同,編輯的思考也不一樣,往往還是會出現這樣的申訴意見,我想這是大家可以進一步做思考的。

杜:我來簡單說明一下。先回到壯男打電玩打到死新聞,那張照片我們的確接到一些負面投訴,因為是屍體。也有很多家長反應說,我家裡面都有這個問題,學校老師也反應學生沈溺電玩,他們很擔心孩子們的健康問題,認為這樣的處理方式,足以讓年輕人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這很可能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過當與否,從事新聞工作我們很難說什麼是過當,因為每個人對此看法都不一樣。那天因為我提出,在美國一個知名雜誌報導,大家以為醫學進步、營養充分等因素,人的壽命預期應該會更長的,但有一個研究顯示剛好相反,而且最主要就是電玩問題,會讓年輕世代更短命。很多早衰的問題事實上都跟電玩有關。這新聞我們要呈現的不是一個人死掉,背後的問題是,年輕世代可能會因此更短命,就像配稿中所討論的;這已經是一個高齡化的社會,然後我們又培養出更短命更不健康的年輕人,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當時之所以這樣做,也就是這個原因,如果你只看照片,會發現是屍體,但我有一個擔憂,我不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是比我們這一代更短命,而且他們負擔已經夠重了,所以我們希望這樣一個呈現方式,讓整個社會能夠再次驚覺到,電玩這事情,對於我們下一代的傷害可以大到什麼樣的地步。一個媒體的功能很有限,這是我們可以做到的提示,剩下來的工作可能需要學者來做進一步研究。
關於火車趴案,我們一開始就發現這裡面有些問題。第一,這個小雨他到底是不是成年人?這樣一個你情我願的類似俱樂部組織,理論上於法律上沒有權力去干預,第二,他是在一個租用但是一個密閉空間裡面。但這裡面牽涉到,這樣一個集體性行為,是否合乎我們社會的常態?顯然不是,所以他的新聞點就是在這個地方。第二,他包下一個火車車廂,比起包下摩鐵或飯店房間,這在經驗上是史無前例的。然後那麼多人和一個女的,而且都是自願的,這也是很新的;再來就是法律問題,這樣一個會員組織,你從事這樣的活動,請一位人來,你能夠不問對方年齡就讓他加入嗎?這裡面有很多問題,在我們看來是很值得探討的。這就是我們會做出這樣呈現的一個主要原因。

葉:有民眾反應說無關公眾議題,他認為說占太多天頭版。也有人質疑比例原則,還有其他更重要他們想關切的事情,當然這有很多不同意見。但我要提的是,一開始的事件發展,不斷地在鋪陳引導大家去關注,後來我覺得一般民眾對法令的概念、包括記者在陳述狀況下也不是那麼明確,而且這事情還在偵查階段,所以有些人都是用他的專業立場去說可能會怎麼判。那到今天再做一次頭版,你們也做了民調表示也覺得這事情你們很關注要有個交代,我覺得這都沒有不好,只是後來大家都圍繞在是不是自願或性交易的問題,我覺得這是比較值得去講說,一開始報導就是比較放大煽情,可是在探討的是主流的道德怎麼看待這個事情,反而我會認為會讓很多爭議出現。我認為,畢竟小雨本身是未成年,報導確實也有壓力要查出這一點。如果他今天不是未成年,其實大家應該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既然涉及未成年,報導在第三天的就應該要轉向,我們要做警示而非驚世,這是資訊上一個傳遞的問題。

杜:一般偵查不公開,這整個事情的瞭解我們也花了很大的功夫,得到的資訊不是說非常的完全。是不是連做幾天頭版,是不是有違反比例原則,我覺得可以討論,但就以今天的見報重點,主要是針對檢察官的見解,如果你認為有些人可能有犯罪應該要蒐集證據,但我們的檢察官有時候好像把自己當法官,直接不起訴,我們覺得這事情應該把所有證據蒐集之後交給法官,你認定這些痴漢是不知情的,但外面很多從事性交易的人,同樣也不知道性交易對象是成年還未成年,而且被抓到後運氣就看警察和檢察官了。我也可以說我不知道因為對方沒帶身分證,很多情況其實並不是這個樣子。因為小雨是未成年,無論是否性交易都已構成違法,罪名及證據是不是交由法官來審判,而不是今天你檢察官說證據不足就不起訴,我們覺得相對於其他案件,這樣的處理方式不一定是對的,確實是我們從常識的角度來看是有些懷疑的。今天倒不是重新再大肆渲染事件本身,而是在我們有限的瞭解當中,提出合理的懷疑。

劉:我在這裡支持你的法律意見。

管:我有點不太清楚,蘋果對性對很多東西的倫理標準是什麼?長期下來大家會看到,比如說那個打電玩的說是要警示,重點是這照片確實可以吸引人,那吸引人是不是達到警示的目的恐怕也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到底可以有多少的目光關注。這是一個我們一直在談的倫理界線問題,跟我們真實的動機是什麼關係,我覺得這可能要好好談清楚,或者說以火車性愛趴來談,如果純粹是一個法律問題,為什麼要在新聞報導中指責這些人的性道德?例如說淫亂性愛趴等字眼的描述,或是那些圖片圖化的描述,感覺也是為了要吸引目光。很多時候蘋果感覺是很道德,覺得不對的事情就去譴責他,但有時候又寫「倒奶」這樣的字眼,上次也被申訴過,或是會去強調小雨,說他上圍有34F,這跟警示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所以我不懂到底蘋果的尺是什麼。

杜:問題往往都是從公益角度出發,但公益不是媒體的唯一責任或功能。很多的功能上次我們在聲請釋憲的時候,媒體有很多包括娛樂等其他功能,甚至包括一些運動新聞是有多大的公益我都懷疑,而是大家有多大的興趣。媒體必然在商業上必須要成功,必須要是新鮮事物,可以從照片及事件本身的描述出發,從這角度來說你可以說媒體是假道德也好,但我想在媒體上是沒有一致性的問題,你說我們今天是不是在賣屍體?有人會嚇一跳,有人覺得也還好。我們真的不知道每一個讀者對於這樣的一張照片或報導會有什麼反應。進入文字之後他的反應可能又會不一樣。打電玩致死那天的報紙也沒有賣得比其他日子還好。這是一個涉及到比較多因素的考慮和選擇結果。我們考慮到重要性,考慮到新聞性,也要考慮到社會的公益性,當諸多因素擺在一起的時候,前面好像在講公益,後面又變成在賣別的,我想這就是社會,我不是說這社會是虛偽的,而是一個媒體必然有多種價值。媒體是同時追求多種價值,但不見得是必然是被認可的。喜歡看影星八卦的讀者,可能對嚴肅新聞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我想這是個多重價值並存在一個媒體的現象,這裡面是否有些不一致,那要看不一致的認定標準。我只能說價值在於他的市場性,我們媒體如果沒有廣告就沒辦法生存,我們必須要考慮市場性,也要考慮公益性,也要考慮娛樂性。如果很嚴肅的報導的話,我們乾脆去看學報就好了。

管:同一則新聞,在蘋果日報的回應中,就會無法理解到底是要幹嘛,感覺上回應就像迴避。這市場就是一個衝擊、矛盾的過程,才會需要倫理委員會的討論,在過程中在面對外面的質疑上,蘋果日報和壹傳媒要怎麼去調整面對?這部分我們討論是比較少的,花的比較多的時間是我要公益,所以我做這件事情沒有錯,但事實上也不是真的為了公益而已,他還有其他的目的在裡面,我會覺得如果這樣一直討論的話,就很難協助集團找到可能的平衡點,我覺得會更困難。我們這裡提一個問題,然後媒體提出一個回應,但又不是真正的回應,我覺得速度好慢喔,還是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

杜:管老師意見我非常瞭解。倫理委員會提出討論的問題,我一定會先從是否具有公益性來講,但解釋起來有人看起來是強辯,有人覺得似乎有一點點合理。但這只是說明的一部份,後面一定有市場的考量。我們不是在做慈善事業,這是一個媒體,需要牟利,目的是為了讓我們能定期準時發薪水,我想這任何一個企業,生存是他的一個重要目標,當然這也不是唯一的目標,我們提供了一些娛樂,也許沒有什麼偉大的貢獻,但有時候聽到大家討論蘋果娛樂新聞,也覺得蠻有成就感的。媒體有多重價值和多重目標,這多重目標之間也有可能互相衝突,這可能是必然的。至於這衝突也因不同的標準而異,端看每一個閱聽人的接受程度。申訴人一定是感受特別強,他對某部分感受特別強而忽略其他因素,這點我絕對是尊重的。在這情況之下要我說明是否涉及公益,我需要強調一下,我們不是只是為什麼而什麼,而這可能是不當的,是可以討論的。撇開他的公益價值,他的美學及其他價值是不是可以談,我覺得是可以的。媒體的娛樂性若不能當成是既有屬性之一,而是純粹把它當成公益功能的話,我想這是一個極大的誤解。

周:我可以理解杜社長提出的角度和價值,包括他的市場。我不曉得有沒有誤解管老師的意思,我也很想釐清倫理委員會的角色和功能。我們討論的是些公益和倫理的問題,如果我們委員所討論的內容,沒有辦法影響這個媒體的觀點和角度,比如未來發生類似像小雨這樣事件,是不是蘋果日報未來還是用類似的手法去報導,我覺得倫理委員會發表再多的意見,也沒有什麼意義跟價值在。

管:或許是說他應該往什麼方向去修正,要不然他就會複製同樣的東西出來。我不是說報導這樣的新聞不能有屍體,我沒有這麼道德,那它的確是一個衝突,那到底蘋果怎麼看自己的倫理和道德這件事情,這個基礎出來才可能協調出來,那不然就是不斷迴避,下一次還會再發生。也不是說一定要強調某種道德,比如說娛樂,娛樂可以不傷人,例如報告班長系列裡的原住民角色,他也是一種娛樂,可不能說娛樂就去傷害這樣一個族群,這要抓到份際,這是要長時間。

周:但那個效果其實有時候是蠻主觀的,不同人看蘋果日報感受都不同。

葉:為什麼會建議第三點,我參加過蘋果自律委員會兩年多,說實在許多公民團體都覺得挫折。我們上次都有提到有關血腥、車禍的案子都說下次會改進更謹慎,但當天可能又發現類似的新聞。因為蘋果就是太多元了,隨時都可以舉證支持或反對的立場,是否有個機會,委員會可以往前推進,來建立一個合作機制,找客觀中立的單位來協助倫理委員會做一些實證研究,包括什麼叫做腥羶色、過度、腥羶色、女性物化這些概念做一點研究跟討論,來作為我們在確立倫理的討論方向?

陳:我講幾個意見。我覺得成立倫理委員會到現在都慢慢有進展。比如說上次討論到馬賽克問題,我覺得慢慢有些原則出來,我個人來看不覺得這麼悲觀,包括各單位在倫理紀律上的要求,都慢慢有在注意這些問題。一個問題是說,能不能建立一個完整體系,針對意識型態上面能不能體系化,我覺得那是蠻困難的,但我個人的看法是可以透過一次次的個案,像刑法一樣建立某一種類型,然後再慢慢建立一個體系,要是反過來先弄出體系來再找類型時,對於新聞自由的多元呈現我覺得是有點窒礙難行。(管:我的意思是怎麼讓討論,是可以往前的。)我們也很希望借助討論來注意自己的疏失,並徹底執行,而不會因為不同的值班人而發生類似問題。
第二點,這次的火車案,前提應該是蘋果處理篇幅是否過當?是否過度鉅細靡遺?若這成立的話,我們接下來就可以討論怎麼避免再度發生,可是這前提都還沒有成立時,我們就認為蘋果處理好像是一個錯誤一樣,我覺得對蘋果也有失公平。就我個人來看,這新聞是前所未聞,租了一個火車廂、裡面是什麼樣的情況都沒有人知道,第二天也可以處理成頭版,因為沒有人承認都沒有人出來,其他媒體因為無法掌握消息所以處理篇幅很小,蘋果當然基於要揭發真相,會繼續往前追。第三天是可以討論的,看是否有重大進展。

劉:其他媒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拼命的跟這新聞?

葉:第二天開始,T台還請當事人上節目。我也覺得到第三天,已經確認是未成年時,就應該往比較謹慎的方向處理。

裴:我覺得報紙的頭條有時候很難說的。也許到了第三天原本不想以這為頭條,但也沒有更重要的新聞可取代。如果有可以取代的新聞的話,就不會用這個。

杜:就像林書豪一樣。有些讀者已經無法忍受每一天都頭版報導林書豪。有人就罵台灣都沒有新聞嗎?王建民有段時間也是這樣。這東西有涉及到判斷的問題,判斷的是與非,我們怎麼去判斷別人的判斷,這麼去判斷對錯?像每天壹電視的時段第一條是什麼新聞,每天的情況都在變,什麼應該是最重要的新聞,但這是一個判斷的問題,篇幅的大小和是否每天都在頭版,我想不能說這樣的判斷是錯的,這樣的判斷是否違反倫理。說實在的,我看林書豪也看得很不耐煩,但有些人愛死了。

王榮璋(以下簡稱王):我覺得這幾次下來有很多個案做了討論,討論完後,讓我們彼此在經驗想法上做交換,是不是有可能接下來能更具體,比如說我們上一次討論裡,像是同志轟趴案,我們是有達成共識的,也就是可報導但與同志身分無關;就是說接下來是否可確立,有些新聞報導也可討論出值得檢討改進地方,也可以獲得一些確認。一件事情究竟頭版三天就夠了還是兩天,這部分比較難確認有點太瑣碎了,(管:應該讓編輯有些自主權) 做四天頭版是不是有待商榷,這事情有不同程度的決定和意見,是不是可能要注意;但有些東西比如說小雨,她上圍34F和這件事應該是沒有關係吧,她很豐滿跟她不豐滿,跟火車案有什麼關係?如果討論後,是否下次能更具體的提醒注意,哪一個部分決議要避免,像我剛剛聽下來,我會覺得34F跟這新聞應該是無關的,只是增加讀者的想像,而暴露當事人的隱私。我舉這樣的例子,是不是之後針對報導的討論,可以有這樣的處理或決定?

裴:無論是蘋果或壹週處理新聞民眾喜歡看的原因,就是我們處理一條新聞一定要求記者鉅細靡遺,而且要讓現場具像化,現場所有的東西,都要讓他活生生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就好像你到了現場一樣。在這種要求之下,我們的報導會和其他人不同,就是我們會多了很多讓人身歷其境的元素,讓你覺得好像來到這個車廂現場,你看到這女的他不是一個平面海報,而是一個具體的,怎麼具體呢?喔,她是34F, 就立刻知道這女的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型。這在報導上面絕對不可能總編輯會叫記者不寫的,只要有採訪到他一定會寫的,這就是蘋果和壹週刊處理新聞上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我們一定會讓新聞很具體很多元,讓很多訊息都進來。
問題在於說,在我們處理這新聞的過程中,可能有些東西倫理委員會認為不妥的,所以我覺得才會有些案子在這裡討論,例如裸露部分要馬賽克。事實上每次開完會得到共識後,我都會跟總編輯說以後關於哪類的東西請你怎麼樣處理,我們都會把這些東西Follow下去,所以事實上是有結果的。那對於那個新聞能做幾天,這可能就無法變成一個共識。為什麼有些新聞報紙會連做好幾天頭版?因為第一天模糊一點沒關係,因為搶時效,第二天把完整版登出來,第三天就疑點加上一些迴響。壹週刊不同,是要弄清楚才能刊登成封面,這是一個媒體特性的不同。

管:不管是日報或週刊都會養新聞的操作,這是可以接受。我也不會覺得某一則新聞連續幾天出現在頭版頭有什麼不可以,而是他怎麼處理,或我們怎麼讓這樣一個討論狀況往前走。

裴:同樣來看這件事情,我們在倫理委員會的個案討論後都有結果,其實都有Follow下去。你說蘋果會不會再犯,因為有些新聞的個案,比如說如果再發生一次電玩事件,蘋果很可能說,上一次我們這麼做有得到什麼樣的效果,這次可能就會討論。每次開完會回去總編都會問我有什麼東西不能做,我就跟他講說比如說愛滋患者,我們就會變成愛滋感染者,每次知道進展我們就會去改變。我認為倫理委員會確實有他效果。至於能不能建立一個通則?很難說蘋果或壹週刊有什麼新聞不能做,我們也從來不會限定什麼新聞不能作封面一樣,蘋果日報的頭版是各種新聞都有可能的,只是說針對弱勢族群、性侵等,未來如何建立新聞準則,有些希望避免的,這蘋果和壹週刊都有遵守,至於能不能建立某一種新聞不做,這就很難了。

葉:如果這樣我們就來看一下,杜社長要報告的自律綱要。很多教育者會對火車案四天的報導感覺困擾,就我們自律準則來看,其實如果我們第三天知道小雨是未成年,就應該朝這方向去謹慎處理;兒少新聞處理第三大項就提到了,對於相關資訊的揭露或是細節的描述都是有規範的,如果有人要拿這個來檢舉的話,依據新法是會成立的。第12點性跟裸露,包括第13點,我其實比較在意的是後來蘋果後來又去揭露小雨的相關資訊,包括他是中輟生,父母離異,然後父母來到警局的反應,然後小雨看到父母的反應才知道自己錯了,那個戲劇化的轉折,可是我看到很多人的反應是批評中輟生,批評這些單親家庭的父母,是不是沒有做好管教,去污名化了這個族群。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當初我們在做自律準則要提醒的是,我不是說頭版要做幾天,那是編輯政策,而是這事情後來發展牽扯到未成年,我要提醒是說,當犯罪事件相關當事人,牽扯到未成年就要謹慎為之。我記得幾年前我們也發動過一次對蘋果報導的抗議,一個14歲少女到火鍋店去吃很多肉,後來蘋果報導是頭版,揭露了一大堆家庭狀況;我的意思還是,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建立的共識和修正的方向,只要涉及到未成年這塊,可以更謹慎處理。

杜:過去兩年多跟公民團體我們談了非常多,終於出來一個自律版本,我們有沒有進步?我自己覺得我們有非常多的進步。第一個對於不相干的身分早已經不出現了,包括同志、原住民、愛滋等,與犯罪無關的都不提,這其實已經都做到了。對話是一個長期互動,不見得是一個終極目標;我覺得理性的對話,本身的價值是不能被忽略掉的,這兩年多來我和同仁都學到很多東西,這些也慢慢類化了,可能這些大家沒有看到,因為都沒有登出來了所以沒看到。我們接受質疑、提出回應,蘋果日報至少已有一個倫理的操作規範,但我們不一定做得很好,有些地方還是沒有辦法達到共識,包括物化、二度傷害,我想我們需要一些時間來討論。幾乎每一個新聞都是二度傷害,這事情我想也沒有辦法達到共識,一個人出車禍已經夠慘了,那新聞又刊登名字一次,不就又二度傷害了。關於有些事情是否過於鉅細靡遺,希望大家一起監督,像是未成年的小雨我們已適度的保留身份,但有些事情和新聞本身有關係的時候,我覺得還是要考慮進去。比如小雨和他的母親承認這些都是事實,我們如果忽略到這些適時的話就非人化了;至於34F是對還是不對,我想我們今天講一個人時應該從他的背景來具像化;紐約時報報導在伊拉克殺掉16個阿富汗人的美國士官,他也是過去事情一直被追究,他心理有沒有受過創傷,幾乎要把他就醫紀錄都找出來了,這有沒有涉及到隱私?我自己在看這新聞也覺得天啊,這事情是不是一定有關係呢?也許有也許沒有。那是紐約時報和華人郵報,我不會說他們做的一定是對的,他做的是滔天大罪,但我們何以說明一個簡單的戰爭創傷,為什麼只有他幹這個事情其他人沒有呢?可是作為一個媒體,你必須從這個角度或其他角度,去拼命挖掘他整個背景紀錄。我相信紐約時報同仁也面臨兩難,他也只是一個嫌犯,雖然幾乎大家都認定是他幹的,但他只是一個嫌犯;你需要知道很多細節,這是一個媒體的責任,當你把很多細節都講出來的時候,會發現每個單一事件和背景都是很獨特的,所以必須要把這些細節講清楚。所以有時候怎麼拿捏,的確是很困難。
讀者和公民團體提醒我們要小心,這是很大的幫助,國外的媒體同業同樣面臨類似問題,困境是很接近的;我們蘋果日報的自律綱要,以後還是會持續下去,有些地方可以對於公民團體是共識,但對於蘋果同仁還不太瞭解的地方,我們也許需要一點時間,也許可以達到更接近但不一定一致,基本上如果這個社會很多事情都達到一致的話,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基本上我是相信有共識是比較重要的。

劉:所以這些是已經討論通過的綱要嗎?已經在執行了嗎?

葉:下次開始正式營運執行。我要提臨時動議,因為許多閱聽人來申訴的,都是想要移除他們以前的新聞資料。我提供的是NCC要求電子媒體要針對新媒體的新聞的一個製播規範,這只是一個初稿。未來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有閱聽人要求來移除他們多年以前的歷史資料,這部分我們會怎麼處理?當然有些人有自己的立場,他不滿別人爆料,有些回覆我們會具體回覆或更正,但有些是連法務事務所,都來函要求移除幾年前的新聞資訊。這個委員會就是在討論可能電子媒體未來使用新媒體的來源時的一個原則。我只是比較想知道說各位覺得,若接收到相關閱聽人申訴要求移除相關資訊時的處理原則?

劉:我們的確有些這樣的案例,要求移除資訊。我們好像不一定會照辦,只要是正確的報導就不會移除。

羅:有一個醫師申訴當時被蘋果寫的時候,他的診所是在哪裡,但後來他已經搬家了。但事發當時你的診所確實在那個地方,我怎麼可能因為你的診所搬家,而把這新聞移除。

杜:過去對於很多歷史的事情,紐約時報做過很多錯誤的報導。後來經過歷史學家研究後發現這些報導是錯的。基於新的發現是否有權要求所有檔案通通刪除?因為你當時的報導是錯的?但我認為就算報導是錯的也是歷史。第二,過去沒有電子檔時,所有媒體都以更正來回覆讀者,現在我們一定會犯錯,但什麼樣情況的錯誤可以被要求移除,什麼樣的東西應該獲得保留?這不是一個這麼單純的問題。

裴:我想他們要求的移除是說,在公共搜尋上很容易被找到的資訊。報社本身記載的檔案應該不需要。

葉:有一個申訴說他其實是被誣告性騷擾,結果後來事實證明沒有這回事。(劉:就是他有司法證明說他無罪)對,我看到是沒有回覆,但正確怎麼處理就不清楚。

波:這我來報告一下。他的律師有寄來法院判決書。這個人是被誣告,但是他在整件事情上有參與,他負責開車,但房間裡面胡搞瞎搞他都沒有,所以後來總編輯在網頁下面更新司法調查結果,我們也回覆給他的律師。但是,你被誣告也是事實。

劉:我覺得頂多也只能做到這樣子。就像很多人會被檢察官起訴,但被法官判決無罪。

杜:過去媒體對官方一面之詞的報導,很多是錯的,但現在都是檔案,現在發現這些報導都錯的,是否要求更正?也很難更正。我覺得如果涉及個人問題的話,可以在網站上加註,這樣我們不改變歷史,但也給當事人一個交代。除非這網頁內容很離譜才需要移除,這可能也是需要個案討論的。

陳:其實過去處理情況也類似。像是誹謗案件當時處理是錯的話,我們做整篇移除,因為內容真的是錯的,即使底下更正但上面還是錯的;像是沒有性侵害被寫成有,對當事人是一個蠻大的傷害的,他若提出確定判決或其他證明,我們曾經處理的方式,是會從網站上移除。

葉:這樣的原則適合對外說明嗎?我發現有些人會來要求。很多人是轉載出去,後來回頭來追源頭。

陳:對於大華秘書長所提出的製播準則,NCC的確對於網路消息來源,都有嚴格要求製播準則,壹電視新聞台即曾向NCC提出相關製播準則。

王:行車記錄器怎麼會是一個媒體?新媒體應遵守的規範,不是每個媒體都應該遵守的?

裴:我覺得行車記錄器都有妨害秘密的問題。因為當事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被拍攝到,這行車記錄器是不能提供給其他人的,除非是有關重大刑事案件的內容。

葉:這提案就是這樣,這我們就下一次就來做討論。

羅:一個小問題。杜社長提過蘋果自律委員會成立後要成立網站,是否要掛在壹傳媒倫理委員會下面?

杜:將來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的討論記錄,我們想在確認後,貼到倫理委員會網站,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可以的?

羅:關鍵的問題是,蘋果自律委員會要單獨成立一個自律委員會的網站?還是納入在壹傳媒倫理委員會?(大家:納入)所以是在左邊新增一個專區。

劉:如果達成共識的話我們就這樣處理。還沒有其他提案?(沒有)

會議結束

下次會議:4月18日 (三) 12:30

發佈日期:2017年08月18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五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6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四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