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2年04月23日

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會議紀錄

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會議紀錄
時間:2012/04/18 12:30
地點:壹電視大樓五樓會議室
與會人員:
主 委:劉靜怡
副主委:陳裕鑫
委 員:王榮璋
    周惠民
    紀惠容
    馬維敏
    葉大華
    邱銘輝(壹週刊社長裴偉代理人)
    管中祥
    秘書長:羅雨恆
    紀 錄:賀乙舜

(12:45會議開始 秘書長報告)
羅雨恆(以下簡稱羅):上次會議結論,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成立後,不另外成立網站,而是在倫理委員會網站左邊加掛一欄,這部分機制已建構好,蘋果提供確認資料後,如無意外,應該下禮拜一就可以正式上線。
在申訴案件統計部分,三月共收到43件案子,分類及申訴內容同附件,所有案件中,只有四件申訴蘋果日報的案子沒有回覆,原因是申訴民眾沒有留聯絡資料。四月部分案子稍微多一些,到今天18號為止,共有49件,蘋果有4件未回覆,也是因為對方沒有留下聯絡方式。有民眾二度申訴、對於媒體回覆仍不滿意,因為葉委員大華已另外提案討論,就不另外說明。
要特別說明的是,讀者Eric Chen在4月16號,申訴蘋果的一則網頁新聞,點進去後才發現是廣告,後來蘋果回覆他了,但在雙方書信往來中,他對倫理委員會有些建議,雖然先前寄發的每周申訴案件報告中,已向各位委員報告此事,這裡再度轉達這位讀者的建議,第一個就是說,雖然倫理委員會內部對於申訴案件都編有流水編號,但各媒體回覆民眾時,也應該要附有流水編號,讓倫理委員會受理民眾申訴案的流程更加嚴謹;另外,這位讀者希望倫理委員會針對旗下媒體,新聞標題究竟是廣告還是新聞,要有區分界線。

劉靜怡(以下簡稱劉):大家對於投訴案件的處理方式和結果,及讀者提出的特別建議,有沒有什麼要問或討論的地方?

紀惠容(以下簡稱紀):看來很多都無法接受蘋果的回覆,那後來又怎麼處理?

羅:像有讀者認為有兩張照片不應該露點,兩度申訴,蘋果回覆後他還是有意見,但是蘋果認為照片處理原則就是這樣。

劉:蘋果回覆是「這樣的處理沒有什麼不妥」,顯然雙方的認知差距蠻大的。

紀:不一定要滿足客戶啦,但讀者不滿意的我們後來又怎麼處理?

管中祥(以下簡稱管):組織章程裡不是說就是送到倫理委員會?

劉:對,除非大家覺得有不同的處理。

葉大華(以下簡稱葉):這些是否應該列入討論事項。(劉:也可以)

周惠民(以下簡稱周):有一個4月10號的新聞,針對黥面和紋面的差別,我看了一下這邊的回覆是依據原民會資料,我的瞭解是,黥面在中國古代是針對囚犯做的一個懲罰性的作為,而紋面對原住民來講有特別的含意,尤其是對泰雅族和賽德克等,什麼樣的人可以紋面?通常都是德高望重的人才可以紋面,所以紋面的意義是非常重大,是要做一個區別,我們比較能接受紋面這個說詞,原民會這邊的資料可能有一點錯誤,我會跟他們提出。

劉:編號我想這是個很好的建議,這樣執行會不會有困難?

羅:不會,我們向來都有編號,只是轉給其他媒體時沒有附上編號。

劉:接下來我們就進入討論事項。第一個是組織章程案,為了要解決內部委員代表的問題。大家請看附件二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組織章程第三條(註:本會設委員9人,包括壹電視總編輯、蘋果日報社長、壹週刊社長,並邀請外部學者專家及社會公正人士6人),我們是不是還要這麼寫?當初會這麼制訂,是擔心最高主管不來開會。

陳裕鑫(以下簡稱陳):而且那時候有提到,具體的人來開會時候共識會比較高,不要每個禮拜都換不同的人。

紀:這邊能不能加個規定,如果有狀況或什麼時,設一個代理人之類的。

陳:或許可註明職務代理人,因為代理人都是固定的,當然這是非常態的。

劉:蘋果日報社長,社長這兩個字還是需要處理吧?

王榮璋(以下簡稱王):委員應該還是這三個職務的人,出席開會的時候,這三位可以由職務代理人出席,這裡面主要在講委員。

劉:如果不動第三條,而是第六條增列第二款的話,那以後馬維敏總編輯都是以職務代理人的身分來開會,我無所謂,蘋果以後是社長還是總編輯來開會?我認為只要找到負責的人就好。

陳:我建議是改成總編輯。我覺得章程應該要確定比較好,責任比較清楚。(王:那以後找到社長後又要改回來嗎?陳:也不見得。)

紀:我建議改總編輯。

陳:我也建議改總編輯,因為總編輯在頭版或相關內容上責無旁貸。我記得那時候一開始邀請杜社長,因為他兩年來都和公民團體協商,對於自律方面涉入比較深。

馬維敏(以下簡稱馬):我覺得怎麼改我沒有意見,可是萬一哪一天有新任社長,到時候可不可以調回來,我那邊可能時間上常常無法配合。

管:如果是一般的運作是從幾點開始一定要工作?

馬:我大概是11點就開始。

王:那這樣的話還是維持原狀。我覺得是在第六條裡面第二款中註明,內部委員無法出席時,得由其職務代理人代表出席。

劉:應該加任何條件嗎?內部委員是不是在完全沒有理由情況下,就可以委派代理人出席嗎?(紀:我不希望代理人是常態)要不要說遇有特殊狀況時?(陳:應該徵得主委同意),那這樣,遇有特殊狀況時,徵得主委同意,內部委員得派請職務代理人出席會議。意思差不多這樣,文字再來看。

決議修改壹傳媒倫理委員會組織章程第六條:

原條文:
六、本會每月召開一次例會,應有外部委員至少二分之一出席,始得開會。
本會必要時得召開臨時會議,臨時會議由主任委員召集或經三分之一以上委員連署後為之。主任委員接獲委員連署召開臨時會議之通知後,應儘速召開會議。
本會決議事項應有出席委員二分之一為之。
會議主席由主任委員擔任。主任委員因故不能主持會議時,由出席委員推舉一人擔任主席。

增修條文:
六、本會每月召開一次例會,應有外部委員至少二分之一出席,始得開會。
內部委員遇特殊狀況不克親自出席時,徵得主委同意後,得由職務代理人代表出席。
本會必要時得召開臨時會議,臨時會議由主任委員召集或經三分之一以上委員連署後為之。主任委員接獲委員連署召開臨時會議之通知後,應儘速召開會議。
本會決議事項應有出席委員二分之一為之。
會議主席由主任委員擔任。主任委員因故不能主持會議時,由出席委員推舉一人擔任主席。

劉:那我們進入第二個案子,請管中祥說明提案。(紀:我也有提案)

管:最主要針對周杰倫的案子。這怎麼去界定公共利益?我不反對偷拍這件事情,有時候是必要的,可是我覺得周董的事,根本是你們和他的意氣之爭,因為你們之間打賭。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版面這麼多,包括後續處理這會有關涉己問題,有關周董的事情,明明有不同的觀點,像我是被訪談者,但出來時其實只有比較站在你們的觀點。我大概的意思是,假設真的要跟拍名人,有沒有一個條件和分際?那又會是什麼?我不知道蘋果這邊的準則是什麼,還是要看各個媒體來做不同的處理,特別這在蘋果的狀況比較多,我們應該要討論怎麼去處理這件事情。

紀:還有戴立忍,他也是臉書上寫因為被偷拍,最後火大去警局報案。他是吃麵的時候被偷拍,從頭到尾,還是餐廳員工提醒他的。(劉:為什麼戴立忍值得拍?)我就是不知道這有什麼公眾利益,所以我要問。

陳:會不會娛樂版的主管認定他是一個公眾名人。

管:我覺得偷拍和挑釁又有點不一樣了,像周董那個就有點挑釁。若偷拍符合公眾利益又必須追蹤那就無所謂。

馬:周董名氣這麼大,他的感情世界什麼的,在娛樂新聞中我覺得是大家會重視的。至於挑釁,我那天看完整個帶子,我認為那天是周董反應比較像挑釁,因為我們同事並沒有主動肢體接觸,是他先開始動作的。而且我們現在不會拍到人家家裡。

管:所謂挑釁不代表言語和動作,而是那種壓迫式的報導,比如說你直接站在他面前這樣拍他。

葉錫波(以下簡稱波):我想報告一下這件事情的狀況,周董的案件是當天有一位同事休假,看到周董的車子後,馬上通知當班的同事支援。那間餐廳是在堤防對面,記者是在堤防上面等,他們沒有進到餐廳裡面,他們也沒有侵入餐廳包廂裡,他們還特別問我這樣有沒有涉及妨害秘密,我說沒有,因為他們沒有拍到包廂內部,而是周董他們從包廂走出來、餐廳的公共區域,這樣並不構成妨害秘密。後來同事拍完準備要收隊了,這時候被他們發現。我們所看到影帶是周董的人馬先上來堤防,我們同事有拍下片段,過一會兒我們有拍到他們上車走了。後來為了報導的完整,同事又跑去餐廳詢問剛才他們吃什麼,在問店家的過程中,是周董他們離開後又跑回來,大家才會看到動新聞上的那些片段。當時在場時他們人比記者多,周董打手的動作大家也都看到了,同事當時還打來問,對方人這麼多他們是否可報警,我回答說你們不要跟對方產生衝突,那你們當然可以報警,周董那一票人知道記者報警後就走了。
戴立忍的部分,我也向報告一下。那天是有人告訴我們戴立忍和桂綸鎂在吃小火鍋,戴立忍他自己也講,他是從文林苑的工地忙完一整天之後去用餐,是店員告訴戴立忍有人在拍,桂綸鎂開始用圍巾遮臉,這過程中他叫我們不要拍我們就沒有拍。這時候戴立忍就站在同事桌邊批評壹傳媒,桂綸鎂趁這機會他就離開餐廳。這時候外面的同事就拍他離開,戴立忍隨後追出還拿相機反拍我們同事,所以臉書上才會出現三張同事的照片,他說他去報案,但我們法務還沒收到通知。

紀:我是不曉得戴立忍的價值在哪裡。

波:其實他算是公眾人物,他以前得過金馬獎,在文林苑事件內他也是意見領袖之一,這衝突完後他送流動廁所的事情大家都有報導。我去維基百科裡也有查到戴立忍的相關資料。

劉:問我的法律意見的話,他其實是一時性的公眾人物,尤其剛好在文林苑這事情的當下。

波:娛樂同事有一個點,因為戴立忍和桂綸鎂的戀情,他們一直沒有正式承認,這比較提供娛樂性質,很多影迷也會關注這問題,我想娛樂同事會認為這具有報導價值。

葉:有關公眾人物隱私,蘋果日報新聞自律執行綱要總則的第二條,新聞報導應尊重個人隱私,但報導內容與公眾人物有關者不在此限,當個人隱私涉及公共利益時,則得以採訪報導。所以娛樂新聞是依據這個原則處理的嗎?

管:公眾人物的隱私是有限的,那個範圍怎麼界定?第二是說,採訪時候的界線是什麼?這很難去討論,但什麼是那個範圍和採訪分際,應該是可以釐清的。

紀:戴立忍舉了去年蘋果提出的大法官解釋,當時是遭駁回的,大法官認為公眾人物也是有隱私權的,他認為記者採訪太侵入了。

劉:我是訴訟代理人,我覺得戴立忍的解釋是有點誤解。你在公共場所裡,你有隱私的期待,但新聞採訪還是有他的自由。那一條線其實是流動的。

馬:比如我覺得如果去拍他上廁所,這就不OK了,住家裡的行為是他的隱私。

紀:老實講我對戴立忍一點都沒有興趣,他和桂綸鎂的事情已經是舊聞了。

波:其實這事情我再跟各位委員報告,在採訪上有他的困難。其實像採訪周董和戴立忍新聞的記者,其實就是拍到吳育昇的同一組記者,所以他們在跑這條新聞時,他不知道後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這新聞不是攤在桌面上讓你去做,而是要邊採訪才會知道。其實有時候我們跟一些人打官司時,他們在罵狗仔的同時,也會覺得吳育昇那條做得不錯,其實是一樣的手法,只是主角不一樣。對於記者我們不能苛責他們說,在跑這條新聞時就會知道他的公益性在那邊。我們會建議他們不要跑到別人家裡,違法的事情千萬不要做。剩下的東西,我們在釋憲時有講,這是一個新聞資料的蒐集行為,不能完全看被採訪者主觀認為怎樣就是怎麼樣。

紀:一個狀況,當對方不舒服要你們不要拍了,你們是不是還是繼續拍攝對方生氣的模樣,這是不是已經是侵入性的採訪?

波:以周董的案子,我覺得將心比心,我們同事被這些人圍住,每個人也都拿相機在拍他們,我為什麼要關機器?如果到時候我被K的話,我就沒有證據。我們有要求同事,如果對方叫你不要拍就不要拍,但周董那場合是比較特殊狀況,可能衝突會一觸即發。

紀:但坦白講,被採訪人拿相機反拍你們,他的管道沒有你們管道的強勢,你們可以用整版來做,他頂多在臉書,這還是相對弱勢啊。

波:可是如果能夠停留在那當下,因為登不登也是由公司來決定。

紀:所以倫理委員會要問,你們需要用這麼大的版面嗎?

劉:不過這叫做新聞資料收集,被蒐集新聞資料的人主觀上覺得不舒服,蒐集資料的人就要停,我覺得這是有討論空間的,因為每個人對被蒐集資料的容忍度都不一樣。有些人遇到記者24小時在住家外守候,有些人可能不舒服,有些人可能覺得也沒辦法。如果都要以當事人的感受來覆蓋所有新聞事件的蒐集行為的話,其實我是覺得有點擔心的。就像上次孫正華的案子,他就去報警,大法官還是保留你隨時可報警的權力,警察現在就像是有錢人的保鏢一樣。老實講那個解釋沒有解決任何問題,而是製造更多問題。

周:我覺得受訪者和媒體之間的肢體衝突,通常都發生在受訪者已經講明不願意接受採訪,可是採訪者還是繼續,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衝突點,如果這時候停止,也許那個衝突就不會存在了。

劉:那要看被採訪者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比如,吳敦義可不可以講說你不要來煩我,在這情況下是不是記者就要撤退呢?我覺得這是要討論的。所以是不是跟新聞屬性也有關係。

管:這當然沒有辦法說出一個完整的規則,我們也沒有辦法用吳育昇的案子來說所有東西都是對的,這是不一樣的事情。他可能必須要分開來看,例如對於不同類型的公眾人物,採訪分際是不是不同?還有他所涉及的事情是否和公共利益有關。個人娛樂算不算是公共利益,大家應該說是滿足我的好奇。

劉:這時候應該不是公共利益的問題,而是轉成是否具有新聞價值。

管:是不是不要把讀者很爽來當作公共利益來討論,這會把很多東西都沒辦法談,如果沒辦法把分際弄清楚的話,那對媒體本身是傷害的。分類的具體化,比如說公眾人物是不是不同類型,政治的有關公共利益的,或者非政治的非政商性的,或者個人感情是否和公共利益有關,這我們是不是有標準,他們都是不同的,我們不可能用同一把尺來衡量。

劉:那你就要用個案經驗去慢慢累積啊,當他其實不是公共利益,但有新聞價值時,你到底願意讓媒體有多少的自主判斷空間,在這考量下我還是要做。有新聞價值就有賣點,還是必須要有這樣的空間,這真的是沒有辦法畫一條死的線。

紀:這裡還是要提醒,尤其是對方說NO的時候的判斷,我認為還是要看個案,而不是說讀者喜歡我就一定要去採訪,這是媒體自己要去把握。

王:戴立忍的事情我覺得有兩個部分。第一個是被蒐集,第二個是有沒有被報導,我不曉得後來為什麼沒報導。對他來講光在蒐集部分他就很不舒服,另一個還有報導的角度,如果蒐集後有見報,講他參加完文林苑活動後去聚餐,而不是說他跟桂綸鎂怎麼樣,會不會感受上就會不一樣。這兩個部分我們要討論和面對的是不一樣的。

紀:如果你們正式跟戴立忍約說要採訪說要談文林苑,他可能會很舒服吧。你們又偷拍然後又拍桂綸鎂。

管:如果明明就是商業利益,就不用講公共利益。拿這個進來談,反而會讓整個新聞的操作聽起來很跳TONE。對新聞運作是很不好的。

劉:我覺得對外的說詞上面必須要做一些修正。公共利益修正成新聞價值是可以被接受的。

管:我只是覺得名人的隱私,怎麼樣處理會比較好,這界線應該弄清楚。

陳:我也贊成管教授用這種方式來談,因為現在如果沒有分清楚,當事人拒絕怎麼辦?我建議有共識部分先確認,有公共利益的應該怎麼處理,或當事人拒絕的時候應該怎麼做。那有些是偷拍非公共利益的,這裡可以針對採訪方法,有些是已經有共識的,比如說不得侵入私人住宅,或鏡頭不能侵入到哪裡,接下來就是採訪方法和地點,最後可以慢慢限縮範圍,像是要不要用這種方式。

紀:形式應該可以討論。要不然到最後拿出相機反拍然後大家衝突,我覺得就不好了,對媒體也是傷害。

管:我考慮的是整個對新聞業的影響。我真的覺得為了公共利益去偷拍,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但如果不是,我不知如何支持。

紀:比如說戴妃,那和公共利益有關嗎?我覺得不是嘛,但最後被追到車禍死亡。

陳:其實有一個原則,非公共利益事件,我們採訪方法影響雙方安全時要停止,這也是有很高的共識,這部分我們應該避免。

劉:具有新聞價值事件你不能制止媒體採訪,但採訪手法上面上必須有所保留。戴妃案是很極端問題,但媒體採訪行為到什麼樣的強度時是可以被允許的。大法官解釋其實也在講這東西,你若讓當事人處於高度不安的情況下,其實應該被禁止。可是這中間又涉及到一個問題,什麼叫做讓當事人高度不安?到底是用當事人的主觀角度來判斷,還是以一般社會理性人的角度判斷,我是寧願選擇後者。

葉:我覺得可以直接看周董記者會的動新聞。你們點名講說周董硬拗七大理由,包括他認為狗仔是狗仔,記者是記者,這東西影響到其他同業的反彈。

管:他很難判斷什麼是狗仔什麼是記者,應該是看他的行為和界線。

馬:我從來不會用狗仔來稱呼我們這些同事。因為他們都是記者,只是用各種不一樣的方式來處裡而已。
(播放周董記者會的動新聞)

葉:這和下一個涉己事務討論案應該一併討論。

管:我們應該列出基本的共識架構。我覺得大家是不是都同意,這不是一個定案,但應該往這方向去思考。

周:剛陳總編輯的意思是,公共利益的部分我們先不規範嗎?

陳:不是,屬於公共利益的部分我們的共識程度是更高的,那要應該要讓新聞自由獲得保障,這沒有太大問題。爭議最多的都是在非公共利益部分,那這部分某些情況應該是可以被容許的,但有些採訪方法可能有爭議的,比如國外有一名狗仔常常主動罵對方然後拍攝生氣的模樣,像這方式證據上足以證明挑釁的是記者,記者應報導事實而非製造新聞,像這種非公共利益情況,我們可以慢慢依照我們可以想到國內外的情況,列舉出不可以的行為。到最後最值得討論的,則是很模糊的部分,似乎是可以報導又似乎是不可報導的部分,我們就可以集中在這部分討論。

管:如果真的有很模糊的狀況,那就應該由媒體和司法去解決了。但有些基本原則和架構層次,應該要往這方面去想並訂定標準監督,我認為還是壹傳媒來擬定因為是實務操作。

陳:要不然由蘋果這邊來擬,因為你們處理這方面經驗比較豐富,可當作討論基礎。

劉:我們也可提供資料給馬總這邊交換意見做統整,下下次會議再次提出來。

葉:委員也可以提出一些觀察到例子,覺得不太適合的手法提出來。

劉:接下來第二案是有關涉己事務報導相關倫理議題,我提出這問題,跟上禮拜兩報大戰有關。

陳:有關涉己事務的基本建議原則,第一要先定義哪些是涉己新聞,包括內容產品、董事和員工。壹傳媒員工一千多名,有人在外車禍打架,這一定要揭露;第二個要守住基本的自律精神,第三個是利益揭露,當中的利害關係應該要標明;再來是要有多元意見要注意平衡,要給對方說明的機會,假設處理到旺中,我們一定要去問旺中,但旺中處理壹傳媒的從來沒來問過我們。還有一個是排擠的問題,通常有時候處理新聞,可能用三大版來處理跟他們相關利益的東西,那這樣會排擠掉其他新聞。那我們當然是作為一個警惕,比如處理旺中,我們一節裡如果用三、四則來處理,新聞的多元性會不會受影響?排擠的原則比較難定論,所以是以經驗法則來判斷,因為沒辦法訂出比例。

(陳委員裕鑫提出壹傳媒涉己新聞處理原則草案):
一、涉己新聞係指報導內容,涉及壹媒體所屬各子公司的內容及產品,以及壹傳媒董事及員工其行為及言論。
二、報導涉己新聞,應遵守自律規範及製播準則,維護媒體的公正性。
三、為使閱聽人有足夠資訊,報導涉己新聞時,該媒體應揭露壹傳媒與該新聞的利益關係,以供閱聽人判斷曲直。
四、報導涉己新聞時,為呈現多元意見,應嚴守平衡報導原則,給雙方當事人有說明機會。
五、為保障閱聽人權益,處理涉己新聞,不應排擠其他新聞的露出。

管:是可以報導自己的事,但只有自己的立場沒有其他人的聲音,那就不應該。

馬:我插一句話,上次周杰倫案件有訪問到管老師但沒使用,那是很不應該的,如果不是作業疏失的話我會跟他們提出警告。我們一向是會找批評自己的聲音。

劉:大家覺得這幾個原則是否需要修正?還是可以且戰且走?我覺得利益揭露是很重要的。比如國外華盛頓郵報只要報導FB的新聞,一定會註明該報總裁還是誰是FB的獨立董事,我覺得台灣這件事情做得很差;是不是僅限於利益關係,或其他的關係也包括?其實像在生醫研究領域的利益揭露規定是非常嚴謹的,當然報紙篇幅有限,但適度揭露是很重要的。大家帶回去看看好了,相關規範和細節於下次會議確認。進行下一個提案。

葉:我要延續上次會議提到有關申訴人要求移除或更正相關新聞報導資訊,尤其是當事人,我們是否應該訂定歷史新聞資料更正處理準則。

劉:錯誤才有移除的問題。但如果是報導之後資訊改變,要如何處理?

葉:涉己事務已有原則,這部分我想是不是也可以做成決議。

紀:移除錯誤報導,或傷害到很多人,絕對是當事人的權利。

葉:那要多久之內的新聞?當時也許是錯誤報導,是不是在底下做更正,因為那是歷史。或者法院證明是誤判,是不是要把新聞拿掉,還是在底下註明最新結果?

紀:網路搜尋不能只搜尋到一種資料,這樣很可怕。

陳:應該分類別新聞。有些涉及到個人的新聞,我建議是可以考慮移除,比如性侵案三審定讞無罪,一般人有些都是看標題,既使在後面註明無罪判決,可前面報導先入為主會有負面印象,所以在個別部分可以考慮從嚴。如果屬於公開議題,歷史的東西大家都會討論,不能因為判決結果而撤除,有時候是有公共議題的價值。

劉:你怎麼區分純粹私人的或公共性的報導?比如性侵這件事我覺得某種重度是具有公共性的,誹謗妨害名譽有時候也有公共性,我覺得認定有點困難。但如果確定是錯誤報導的,應在底下註明而非移除,我覺得某種程度也是報導者對當下結果及當初報導負責的方式。如果全部移除大家看不到了就沒有責任了,有沒有可能是這樣子。

葉:不過更正的篇幅足不足以改變,原來他真的是無罪的。最近有好幾則要求更正移除的,對方認為有些確定資訊沒有查證清楚。

馬:現在不但有被害人要求移除,連加害人也要求,那天還有犯罪者服完刑了也要求移除新聞。

周:要求更正不代表報導錯誤,法律上被判無罪也不代表真的沒有做這些事情。

劉:真的有這事情,但在社會上倫理上法律上的詮釋各有不同,有些是主觀的想法是我就是不要被報導。

葉:我希望有個大方向的原則對外說明,大家的意思好像並不認為應該移除,而是朝向更正處理,以後或許很多人要求移除,可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有一個準則不會移除新聞。

劉:你要不要把最確定的案例先列出來,有些新聞等到三審定讞可能都四、五年後的事情,媒體可能不會有興趣追蹤報導,我可能就是加一行字註明結果,那媒體是否會做追蹤報導呢?

馬:我可能會加上三審定讞的結果,但可能不會再去追蹤報導。

劉:大華,這部分請你擬準則草案,請你把幾個最確定的案例列出,下次會議討論。接下來看花蓮女同志情殺案新聞。

葉:我看到同志社群來申訴有很多討論與反彈,包括受訪的醫生好像也感覺抱歉,後來蘋果有補充更正說明,不知道後來同志社群的朋友,對回覆處理狀況是否接受?

羅:應該是接受了。關於花蓮同志情殺案投訴就收到這四封,回覆後沒有再收到這則新聞的申訴案。

劉:有沒有再去問當初的那個申訴者?(沒有)

管:他們沒有反應,可能是正在集結喔。

葉:我發現這幾次申訴案件,在地記者被申訴較多,可能要請馬總編輯提醒他們先在已經有自律綱要,我個人覺得在地記者比較不瞭解這部分,可能需要再溝通。

馬:自律綱要所有採訪同仁都會有一份。但當時可能還沒有收到。

劉:同志團體有什麼樣的動作或要求嗎?

管:這是需要報導切入的角度嗎?還整理事件簿。為什麼會設定成一個框架,他就是吵架引殺機,而是要寫女女戀引殺機?

劉:同志社群最強調的是說,他們會發生的事情,其他人也都會發生,為什麼要貼標籤。

管:因為我們認為他們是特殊或不正常,所有才特別去整理。縱使是從警方取得資訊,也不必去做女女戀事件簿。

馬:當時應該沒有這麼複雜,我們也可以做失戀引殺機,但那樣的範圍又太大。

紀:你看那些學者的分析,就說同志是少數族群,所以反應會很激烈,所以他們更生氣。

管:我的問題是,為什麼要以這樣的切入方式來處理新聞?這類報導根本是有一個框架在,大家對這個是會有意見的。

馬:如果我用失戀引發殺機,那男女戀人也可以跳出來說,誰說戀愛就會引發殺機呢。

紀:除非你們能證明,這情殺在女同志的比例是比較高的。

葉:我覺得這很值得下次蘋果自律委員會來跟記者溝通。我不懂為什麼後來會用這個方向來處理新聞,下次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再請記者一起來溝通,自律委員會裡有同志公民團體可以與記者對話,另外就是可能要再去瞭解,這些申訴者是否同意蘋果的回覆。

劉:接下來是自殺新聞的提案。

葉:這則是當事人提出要求下架,報導中全名刊出且地點都有出來,我認為已經造成當事人困擾,應該可以撤除。我看不出來這新聞為什麼非得要報導出來?有什麼重要性的嗎?(播放動新聞)

紀:不用整臉出來吧?還提到31歲,過程應該不要這麼詳細。

陳:我覺得應該要馬,對精神不穩定的個資應該保護,因為他們沒辦法承受壓力。

馬:馬賽克或移除我們可以處理。

紀:我是覺得歲數和姓氏不用出來,寫一名女子就好了。

葉:我猜她應該是有點慣性自殘的狀況,像這個就拍南京東路大樓外觀就好,連宏國大樓都可以不用提,這些畫面怕會再刺激她。

劉:接下來討論報告事項三,有關廣告標題的呈現方式,要怎麼樣才不會讓讀者誤以為是置入,若處理完投訴者還是不滿意,應該怎麼處理?

王:如果說我在看這則新聞之前必須要先看這個廣告,這沒有關係? (這部分沒問題)

陳:那也是獲利來源,我們不能去管這些東西。問題在於,你不能讓一個廣告看起來像新聞,這在報紙、電視也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這樣其實是不對的,應該要有一個標示,說明這是一個廣告。

管:動行銷就是一個廣告標示。它是混雜在新聞裡面。

陳:混雜也沒有關係,可以讓讀者去點,比如以前我們會註明廣編特輯。

馬:他現在抱怨我們不應該把廣告跟新聞放在一起,那是不是廣告在報紙上,也不能放在A3、A4、A5,必須集中在某一個區塊,好像有點怪。

陳:我想他不是這個意思,也不應該去規範這個,因為我覺得廣告的版面及標題創意應該要鼓勵,那只是說觀眾在點選時能知道這是廣告,如果是連播的話也不能去規範,因為這是免費的新聞,本來就必須稍微付點代價,要不然怎麼收益平衡。可能裡面有的看起來是新聞,點進去才知道是廣告。

劉:我們現在到底要怎麼處理?

管:我覺得點選單則新聞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我覺得標示很重要,像動行銷已經揭露是廣告,或許可以把標示的時間拉長。第二個是說位置,廣告是否要區隔開來。

陳:我覺得位置不用太硬性的,如果把廣告都集中在一個區域像報紙的版面一樣,很多人看到是廣告就跳過去了。

周:這我同意,但有些新聞是要求你整個廣告都要看完才行,你們有沒有點選機制?(管:動新聞是不用看完整個廣告)(王:聯合報有,要看完整個廣告)

劉:如果可以在不需要點入前,就可以知道那是廣告,技術上有辦法做得到嗎?

陳:可以啊,在標題上註明就好了啊。

紀:或者分類,一個是動新聞,一個是動行銷。

陳:那動行銷就沒有人要看了。如果電視新聞最後15分鐘告訴你都是廣告,就沒有人要看了。

管:廣電法是規定新聞和廣告要區隔,如果用標題區隔也是可以的,你真的分類的話可能他們會很慘。

劉:還有,如果投訴人不滿意的話,我們怎麼做?(葉:就到我們這邊來討論)好,以後如果遇到投訴者不滿意的話,就送到倫理委員會做個案實質討論。如果再不滿意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他可以尋求其他申訴管道。我們的討論事項差不多結束了,大家是否有臨時動議?(沒有)

散會

下次開會:2012年5月16號 中午 12:30

發佈日期:2019年07月1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四十八次會議記錄

發佈日期:2019年07月09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四十七次會議記錄

發佈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四十六次會議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