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4年06月09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十次會議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十次會議
時間: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
地點:壹電視大樓4 樓會議室
與會人士:
王榮璋 (主任委員,台灣社會心理復建協會理事長)
紀惠容 (委員,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施逸翔 (委員,台灣人權促進會專員)
管中祥 (委員,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請假)
劉靜怡 (委員,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暨新聞所合聘教授)
余朝為 (委員,壹電視新聞台總編輯)
宋東彬 (委員,壹電視新聞台採訪部門主管)
王希文 (壹電視新聞台副總編輯)
林凱德 (壹傳媒電視廣播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工會代表)
張春華 (壹電視新聞台編審)

會議紀錄
王榮璋:是不是先談上次會議事項與這次議程安排?
張春華:有兩件事要向大家報告。第一件是在四個月前第六次會議時曾討論NCC希望我們能夠在倫理委員會運作上加入員工的教育訓練審議與建議權,還有如果員工不服倫理委員會審議懲處結果得再申請覆議的機制;我們最近收到了NCC的評鑑合格函,並沒有再提教育訓練的審議與建議權,但在總評意見上仍提到「倫理委員會的運作機制宜納入:主管或員工對倫理委員會之懲處建議得提出申復,委員會並應考量是否修正」。我並沒有將這個議題納入議程,因為在第六次會議的時候我們就討論過,並且有結論:倫理委員會不會對員工懲處提出建議。所以這個議題是不存在的,也不會有需要申復的情形。
另外,也是在第六次會議時我們討論了一年多前的「低分教師案」,現在這位老師正式控告了壹電視和另外一名學生,這個案子就進入司法程序了。
王榮璋:剛剛編審說的我們要再確認一下。就是NCC希望倫理委員會對員工懲處要有機制設計,我們在四個月以前有談過這個案子,現在再確定:倫理委員會不會對某一個員工做出什麼樣的懲處決定,我們只會對事件的部份做出建議與看法,至於要做出什麼樣的懲處,那是電視台這邊的權責,所以自然沒有申復的事情;包括歸因部份,某個程度我們也不會去歸因於個人或歸因於主管,我們會對事件做出結果性的看法,至於懲處或獎勵,那應該都是電視台的權責。
劉靜怡:有關申復的部份,在公司人事法規應該都有一些相關的規定?
張春華:內部人事法規都有相關規定。
劉靜怡:可以向NCC說明,有關申復部分人事法規都有相關規定,員工如果因為新聞處理或其他原因而有懲處的話,就走人事法規的規定。申復權並不是沒有,而是不會放在倫理委員會上。
王榮璋:第一案「壹電視違反客觀中立」。有兩件來函,是不是說明一下。
張春華:雖然只有第二件來函有申訴人具名,但兩則來函內容雷同,而第二件來函提到曾來函近一個月,所以合理認為這可能是同一個申訴人。
王榮璋:申訴內容提到官網上的太陽花圖案和反核圖案,是偏向學運和反核,認為這樣有特定立場並不適合。後面提到的主播的臉書也站在太陽花這邊,和一位主播的改變。
施逸翔:我昨天看,那圖案已經沒有了。
余朝為:那時候會有太陽花,主要是鏡面上的設計。因為那時整個社會氛圍是以學運為焦點,所以純粹是一個鏡面的設計。
劉靜怡:這實在很難講什麼,有時候是觀眾自己的立場問題。如果官網上都沒有任何可聯想的Logo 就OK了嗎?
施逸翔:申訴人並沒有指出是那一則新聞違反客觀中立,只提到放了圖案,結論好像太快了。
劉靜怡:我們頂多只能說,以後在圖案的選擇上會格外小心,謝謝指教。
王榮璋:如果沒有其他意見,我們就回應申訴人以後在官網的圖案選擇上,會更小心。其實就是在那時間點上,蘋果日報不是還換了報頭,把蘋果拿掉換了太陽花。
劉靜怡:所以我們也可以回應申訴人,換成那圖案也是要提醒閱聽人現在最重要的新聞是什麼,其實並沒有要為任何運動背書,如果會引發連想,以後在選擇圖案與Logo上會更注意小心。
王榮璋:不過,這應該是電視台去說明,而不是倫理委員會說明。
劉靜怡:是,這只是倫理委員會對電視台的建議說明。
王榮璋:第二案「特勤不等於維安特勤」。
王希文:我們在第一時間真的搞不清楚維安特勤與一般特勤,所以寫錯了,但後來馬上有反應,我們也就立刻更正了。
劉靜怡:所以他講的是維安特勤是反恐的,而這裡的特勤是特勤警察。
王榮璋:我們改正後,申訴人也沒有其他意見,這是對和錯的問題,我們的錯誤也更正了,這個案子其實也不必再討論了。
王榮璋:第三案「洪祟晏報導失真」。
張春華:申訴人認為一、方仰寧嗆的小孬孬不是洪祟晏,二、包圍中正一分局也不是因為被嗆不服,而是公投盟的路權問題。
王榮璋:我們報導上提到洪崇晏去包圍中正一分局,但那不是他發起的。我們的分析報導上說他是因為被嗆小孬孬才去包圍一分局。
施逸翔:那天我全程在場,其實洪崇晏在四一一去中正一分局的時間只有五點半到六點,五點半有一個記者會是洪崇晏與公投盟發起的,主要是批評中正一的新聞稿說公投盟以後的集會遊行都不會過。洪崇晏真的有在六點說集會解散,但來的群眾基本上是網路上號召的,所以洪祟晏說集會解散了但他會留下來陪著大家,如果要傳達訊息他可以幫忙。他來真的與小孬孬無關,而是要開記者會。
王榮璋:我們看一下影片。
(播放新聞影片)
劉靜怡:所以申訴人講的第一點和第二點都是對的。
施逸翔:都是對的。我想問一下,壹電視在五點半到六點半有沒有去現場採訪?
宋東彬:我們一直都有在,而且是聽到消息後第一個到的。
余朝為:那是路權問題是很清楚的,這整個場面切了好幾條新聞。
王希文:這只是其中的一條搭配稿子,焦點放在洪崇晏被特別對待上。
王榮璋:剛剛的報導是他被特別對待那過程的紀錄,另外是分析他被特別對待的原因,認為是他和方仰寧曾經互嗆過,第二個原因是包圍中正一甚至提到會被暗殺。
劉靜怡:包圍中正一他並不是首謀。
張春華:那天壹電視是做了蠻全面的報導,有好條新聞,這只是其中的一條。關於路權等,都有其他的新聞處理。
紀惠容:是沒有洪崇晏被嗆的證據。
施逸翔:其實嗆的是在洪崇晏附近的其他人。
余朝為:可是如果以兩個鏡頭來看,是有嗆他的感覺。各台也都是這樣解讀。因為那時候他是一個焦點,所以畫面很容易這樣被認定。因為有圖有真相,或許實情是另外的對象,但就鏡頭語言來說就是這樣。
王榮璋:就這個案子,確實我們在後面的分析上與實際狀況有一些差距,所以以後在新聞原因分析上應再加強,如果有更直接的證據再做定論的分析。
王榮璋:第四案「學運同學不是偶像」。申訴人說學運同學常動不動就圍公共馬路,電視報導他們如偶像,應訪問一些受干擾的上班通勤族。
宋東彬:有啊,其實我們都有問。
劉靜怡:這不可能不問。
余朝為:這是在忠孝西路那天,那天是有問一些機車騎士,讓他們的聲音很完整的呈現。
劉靜怡:所以就回應謝謝提醒,新聞報導裡已經有完整的呈現。
施逸翔:我那一天是有看到,壹電視是有訪問通勤族。
王榮璋:第五案「水柱沖褲報導有物化女性之嫌」。先看一下新聞影片。
張春華:這是四月二十八日播出的新聞,但在五月十二日突然有五十多件投訴到NCC,內容都差不多,指控這則報導物化女性。
(播放新聞影片)
紀惠容:一開始你們就有馬賽克嗎?我們勵馨基金會是有接到申訴說有電視台沒有馬賽克。
余朝為:我們從頭到尾都有馬賽克,不馬是太跨張了。
王榮璋:這新聞不是我們獨家吧?
余朝為:各家都有。
王希文:後來這位女士有出來開記者會,但她是指控警方性騒擾,不是媒體。
施逸翔:對,接下來這位當事人應該會提告警方。
王希文:警方用強力水柱是事實,我們只就事實報導,並沒有任何歧視或物化。
余朝為:而且在尺度上謹守規範。
紀惠容:我們是收到投訴說有電視沒有馬賽克,如果沒有馬賽克那真的是很糟糕。
劉靜怡:那可能是別台,好像不是只有一台做這則新聞。
余朝為:所有的台都有這個畫面。
王榮璋:就這則報導,報導的內容與方式有沒有歧視或物化女性?
紀惠容:我剛剛好像沒有看到投訴裡的「水柱『沖』脫褲害女走光 男『沖』不倒」的標題,有這樣的標題嗎?
張春華:報導裡有好幾個標,當中是有這個標。
紀惠容:性別敏感一點的人會覺得你們把男女的性別故意標出來。
王希文:女被沖脫褲,男沖不倒?
余朝為:描述的還蠻中性的啊。
紀惠容:可是性別敏感的人會覺得你為什麼特別要標出性別?我是覺得這則新聞的內容是沒什麼,但是標題….。
王榮璋:可是在這則報導裡有很多標題,一直在換標,這只是其中的一個。
紀惠容:但敏感的人就很敏感啊。
余朝為:如果這樣的標題在一般比較敏感的人看仍有疑義的話,以後這種標題我們會特別去注意,採取比較嚴謹的方式處理。
王榮璋:如果各位委員沒有其意見,我們就照余總編的說明來回應。
王榮璋:第六案「蔡依林新聞疑似廣告置入」。大家都看了嗎?
宋東彬:這的確是我們的疏失,畫面中有出現可樂的Logo,我們應該管控好,把它馬掉。
劉靜怡:那以後就改正就可以了。
王榮璋:那就請以後在商品部份多注意,可是我在想這則新聞如果都馬了的話,可能畫面就破破碎碎的….。
張春華:其實在運動與文化方面,畫面呈現商品的有比較寬鬆的標準。像足球賽後面就是各家商品的冠名廣告。
宋東彬:這家廠商是有贊助世足賽。如果世足賽中把世足賽官方指定的產品都馬掉,可能什麼都看不到了。
王榮璋:我看這則新聞是感覺畫面很多,有瓶子、Logo等,如果全馬了,是很難看到什麼。
宋東彬:連蔡依林的電吉他都有商品的顏色Logo,如果把其他Logo都馬了,電吉他沒馬也很奇怪。
王榮璋:如果都馬起來,可能獲利的是另一家可樂公司,因為能有規模贊助這種賽事的就只有這兩家可樂公司。
宋東彬:我也在想,每次Iphone出來各電視台都大幅報導,包括它的功能等,但全台灣沒有一家電視台會去馬蘋果的Logo。
張春華:在執行上,一些產品特別是科技產品,有時在新聞與宣傳上確實是很難完全區分。
王榮璋:第七案「文華東方酒店報導有行銷之嫌」。這是衛星公會轉來的案子。
宋東彬:這條新聞裡我們不只講文華東方下午茶,也講W Hotel和寒舍愛美酒店的下午茶,也都有畫面。
余朝為:線上也有注意到一些比例原則。當中的文華下午茶商品是許多外籍遊客的指定伴手禮,但它在灣竟然取消沒有這樣的商品販售,我們特別為消費者做了報導,搭配其他的飯店下午茶。
王榮璋:香港那部份,是很多人去自助旅行指定要買的。
宋東彬:但台灣去沒有賣。文華東方酒店在香港最有名的就是那草莓玫瑰醬,但台灣卻沒賣,我們是特別把這部份點出來。
余朝為:我們在新聞呈現,已經避掉了單一商品的問題。它確實有些新聞點,也是消費者有興趣的。沒有賣反而是一個新聞點,而不是有這個商品,我們去Promote 它。
紀惠容:像這樣的報導應該沒有付費吧。
余朝為:絕對沒有。那天類似的新聞各台都有。
劉靜怡:為什麼各台都有?
宋東彬:因為文華東方酒店當天開幕,第一家六星級,早上有開放讓媒體去拍住一晚六十萬的總統套房,那天我還特別請示總編可不可以提「文華東方」這名字,其他台都直接提了,只有我們是說「六星級的飯店」,主新聞連名字都沒說。
余朝為:六星級飯店開幕的確是一個新聞,這則是一個搭配稿,那天也才發現這伴手禮這麼有名,覺得是一個新聞點,而為了符合呈現結果不是單一商品,就去找了其他飯店下午茶賣些什麼。
王榮璋:我看了是覺得還好。
劉靜怡:還好啦。
施逸翔:我也覺得還好。
王榮璋:好,那麼我們就回應,應該沒有置入行銷之虞。
王榮璋:第八案「北捷殺人案報太多」。
紀惠容:確實會有很多人會很厭惡,電視怎麼看都是這些。
余朝為:我先簡單的說明一下,北捷案就新聞來看,它是史無前例的大事件。一開始是我們獨家先報,因為那天剛好有朋友在車上目睹整個驚聳過程,我們正在開會他突然傳一個畫面回來,我們一度還以為是惡作劇,後來發現事情愈來愈大。我們在防止模仿這方面其實是很用心的,包括有些粉絲團什麼的,我們都決定不去報導,因為不管是報他或批他都會有負面社會效應。所以我們在處理這個新聞上,除了篇幅外,在防止模仿效應上著墨很多,希望這類行為不要繼續下去。當然這個事件確實有太多可以探討的地方。
紀惠容:這兩則申訴只是說太多,並沒有提到比例問題,可能只是直覺的感到很多,確實因為大量,很多新聞都被擠掉了。
余朝為:那天從五點半到整個晚上,大概只有這條新聞。因為事件一直在發展,而且每一個發展都環環相扣,包括傷亡人數,鄭捷的背景,學校反應,警方處理都已佔滿所有篇幅。所以是不是報導太多?實在是這個事件有太多的面向了。
紀惠容:這是指當天嗎?還是之後的?
余朝為:就新聞專業的操作,大事件之後當然會一天天慢慢的淡去。但就篇幅來說,第二天還是有很大的篇幅,因為事件發酵得太大了。
紀惠容:我看到大部份的問題是一直重播那畫面,不然觀眾應該不會太介意。
施逸翔:不過就像紀姊說的,那時即使在播泰國政變,畫面上還是播捷運案。
余朝為:那是現在媒體在鏡面處理的一個方式。對觀眾來說,現在已經沒辦法對單一畫面的鏡面有滿足感了。
紀惠容:我會比較建議那些重播的血腥畫面可以不用。
王希文:衛星公會在上星期就已協調各家電視台不要再播血腥畫面,我們也都遵守約定。
紀惠容:可能都已經太慢了,觀眾討厭的就是那些畫面一直重播,會覺得很不舒服。否則去追踨一些相關的新聞是還好。
王榮璋:學運時候也有申訴案說報太多了,這個案子我們是不是比照處理。北捷案確實是重大的社會事件,但同樣的希望在播報時的比例原則、鏡面上的呈現方式等,都有再做檢討改進的必要。
王榮璋:第九案「別用舊資訊抺黑泰國」。
張春華:在報導泰國政變時我們用了一段泰國王子幫狗慶生的影片,一開始是沒說明這是三年前的影片,但後來有資訊進來,我們就立即更改做了較完整的報導。申訴人是認為我們用舊資料「抹黑」泰國。
(播放新聞影片)
余朝為:因為同一個時間點剛好有這段影片上傳,所以就和新聞搭配使用。
王榮璋:後來旁白就改為三年前?
張春華:對。
(播放新聞影片)
王榮璋:所以慶生是三年前的事,但王室豪華旅館開趴是最近的事?
張春華:對,而申訴人投訴的是第一個影片中的幫狗慶生的部份,那的確是三年前的影片。後來立刻就改了。
紀惠容:確實是這樣,一比對就知道是用舊新聞。第一則是三年前真的不妥,所以可以回應說我們有更正,真的很抱歉。
王榮璋:有關這則報導,幫狗慶生部分確實是三年前的影片,一開始的引用與政變合併報導的確是有誤的,但後面隨即做了更正。以後希望在引用網路資料的查證上,要更為小心。
余朝為:好。
王榮璋:如果沒有其他臨時動議,下次會議時間是六月二十六日,謝謝。

發佈日期:2017年08月18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五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6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四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