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4年07月09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
時間: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
地點:壹電視大樓4 樓會議室
與會人士:
王榮璋 (主任委員,台灣社會心理復建協會理事長)
紀惠容 (委員,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施逸翔 (委員,台灣人權促進會專員)
管中祥 (委員,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請假)
劉靜怡 (委員,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暨新聞所合聘教授,請假)
余朝為 (委員,壹電視新聞台總編輯)
簡振芳 (委員,壹電視新聞台採訪部門主管)
王希文 (壹電視新聞台副總編輯,請假)
林凱德 (壹傳媒電視廣播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工會代表)
張春華 (壹電視新聞台編審)


會議紀錄
王榮璋:上次會議有什麼需要再了解的?
張春華:有關這次申訴案,昨天上午又收到一件與第五案類似的申訴,所以我把它加到第五案的B。另外,上次會議的紀錄我們都已上網,但上次會議的申訴案中有一位申訴人對我們在會議的討論與結論有新的看法,我把它列入第六案。這次的申訴案不多,所以我把一些投到倫理委員會信箱的建議也納入,如果各位委員對也有建議也可以一併提出。
王榮璋:議程有什麼要調整的嗎?還是就按照順序進行?
紀惠容:第六案是上次會議的延續,我們是不是先討論第六案?
王榮璋:大家如沒有其他意見我們就先討論第六案。這個案子是上次會議裡討論過的,申訴人提出壹電視官網裡用太陽花與反核圖案立場偏頗,現在他是對我們討論的部分再做回應。
紀惠容:關於這位申訴人的回應,我是建議可以不列案。
王榮璋:對這個案子我們沒有新的回應與說明,所以不列案討論。
王榮璋:第一案「男子持刀報導太跨張」,是有關於汐止金龍國小的報導。
(播放影片)
王榮璋:申訴人認為我們的連線報導是說砍殺,但他打電話到金龍國小詢問,校方說只是持剪刀的學生,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所以這件事的真相是什麼呢?這新聞是在北捷事件之後,好像很多電視台都有報導。
簡振芳:其實在我們後續的完整處理SOT裡,從警方提供的照片或校方提供的照片,他是與警方有對歭,所以是有意圖的,當然你打去學校,校方一定會息事寧人的說只是拿剪刀而已。
紀惠容:所以他不是國小的學生?
簡振芳:不是,他已經二十歲了。
施逸翔:可是校方是說是他們的學生,所以那二十歲的是….?
余朝為:應該是和學校沒有關係。
簡振芳:後來我們有去查證,不是該校的學生,後來他也依公共危險相關的罪被移送。
紀惠容:是不能只聽校方的說法。
王榮璋:他有砍殺嗎?
王希文:他是有揮舞刀子,後來被制服。我們也說他是「試圖」砍。
簡振芳:後來警方在他身上找到的其實也不是剪刀,而是二十公分左右的水果刀。所以不是校方說的那麼單純只是剪刀,一開始我們打到校方去問也是這樣,但後來警方說不是剪刀,我們的記者才會趕過去做這段連線。
紀惠容:所以我們可以把警方的說法寫進去,顯然申訴人只聽到校方說法,並沒有聽警方說法。
王榮璋:好,我們就把警方的說法再做說明。
王榮璋:第二案「不要政論 要台語新聞」。各位委員有什麼看法?
張春華:基本上,這比較像是對壹電視的建議。
王榮璋:我是經常收到對談話性節目的意見,現在我們的政論節目只有晚上的「人民做主 誰敢不服」?
余朝為:在學運期間我們在下午也有開闢談話性節目。
紀惠容:我是覺得這個案子倫理委員會不用處理,只要將這些意見送新聞部參考。
王榮璋:這確是與倫理沒有關係,所以就請新聞部參考。
余朝為:了解。
王榮璋:第三案「北醫弊案報導不實」,我們先看新聞影帶。
(播放影片)
紀惠容:你們在新聞後面都有把北醫與承業的聲明都講出來,看起來是蠻完整的。
王榮璋:想請問一下,你們為什麼要做這則報導?爆料者看起來很多也是臆測,並沒有證據說為什麼買這一家?而以事後結果看,全世界也只能買這一家。
余朝為:他們確實是要買,但是當初衛福部擋掉了。這裡面牽涉複雜的過程與利益關係…..。
王榮璋:現在核准這種質子儀的只有台大和長庚。因為這很貴,衛福部不希望軍備競賽,這是進口的昂貴設備,全世界也只有一家在生產。但我們要如何回應申訴人?
施逸翔:我覺得還是要回到新聞本身。
余朝為:其實我們有拿到很詳細的資料,但為了保護爆料人,所以還是要保留。
王榮璋:這個新聞是有兩面俱陳,有消息來源的說法,也有北醫的回覆,而且這新聞可能也涉及公司投資人的利益。
余朝為:報導這則新聞的時間點是剛好合宜助宅事件過後,所以有些新聞的連動性。
張春華:來函是提出了三個要求,停播、更正以及道歉。問題是我們最後的這個版本對他們的說明已做了清楚完整的呈現,如果說要更正就是要再播出,但這又違背了他們停播的要求。
施逸翔:所以原先是有不同的版本嗎?
簡振芳:一開始我們是有北醫公關部門針對這件事情的說辭,但不是書面的,說到曾經有這樣的採購,後來被衛福部擋了下來,這些說法我們也都完整的呈現在新聞裡。
施逸翔:所以第一次的新聞就已經呈現訪問公關的說法了嗎?
余朝為:對。而且我們也有去衛福部查證。
紀惠容:第一時間也有說沒有採購成功嗎?
簡振芳:第一時我們就說沒有採購成功,我們質疑的是沒有利益迴避的問題。
紀惠容:在新聞呈現上,我是覺得已經有平衡的報導了。但如榮璋剛剛說的,你們為什麼要採訪這件事,立意在哪裡,或是有人爆料就採訪,這一點你們可能要說明一下。
余朝為:因為這整個案子還是涉及到公共利益的問題,有比較複雜的利益關係….。
王榮璋:我們需要把背後這些複雜的考量提出來嗎?
余朝為:那可能就沒完沒了了。
張春華:而且還有我們要保護爆料者的問題。
王榮璋:所以可以說這則新聞因為涉及到公司投資者的利益,才去報導,在新聞呈現上也做了平衡,把兩方說法俱陳。
施逸翔:兩方說法也很清楚呈現,不像來函第四點說那樣,所以也不需要停播、更正、道歉。
簡振芳:其實我們在第二天就已經不播了。
王榮璋:第四案「世足轉播權報導有違客觀公正」。剛剛總編輯已經把背景解釋了,現在看一下是怎麼報導。
(播放影片)
紀惠容:申訴人的意思就是你們偏袒年代嘛。
王榮璋:就事實,這部份是沒錯,是偏袒年代。電視台的獨立來看,不會在報導別台時說「本企業精神」如何如何。可是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並沒有去說明愛爾達提告的原因。
王希文:這是搭配稿,還有另外的對事件說明的稿子。
王榮璋:針對這個報導來講,愛爾達之所以提告的原因與理由都沒提,只說它要斷訊會照成收視影響,觀眾權益受損。
紀惠容:對事件的說明,你們應該用「年代表示,….」,現在你們好像變成是他們。
余朝為:其實是純粹希望這件事能夠圓滿落幕,如果我們特別去攻擊對方做了什麼,這在新聞的處理上可能就會有爭議,會挑起很大的戰火。所以我們只強調轉播是以服務觀權益為考量。
紀惠容:可是你們不需要特別去為年代講話,你們只要去把這新聞講清楚就好了。現在這感覺好像你們是年代的化身。如果要處理這條新聞,就說「年代表示,他們要怎樣…」,不要變成你們就是年代。
余朝為:對,這樣更周延一點。
王榮璋:我覺得如果年代電視台這樣播,大家可能不會有意見,或者想法不會那麼強烈。因為年代是年代,壹電視是壹電視,是兩個電視台。而且如果沒有其他的相關報導,第三者根本不知道愛爾達提告的原因。上一則申訴案還有一個爆料人,也有北醫的說法,但這一則都沒有相關資訊。
余朝為:其實我們前一天還有另外一則,有講到事件的前因後果。這是第二天的。
紀惠容:像報導裡面講的「不停播」,你們應該找一個年代的人來講就好了,用「年代表示,絕對不停播,不….」這樣的方式處理。
簡振芳:我們在新聞後面有播出年代的四點聲明。
王榮璋:那樣給人的感覺更像就是年代。
紀惠容:感覺你們就是年代的代言人。
王榮璋:其實這是涉己新聞,以後應該按照涉己新聞的處理原則來做。年代與壹電視的關係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我覺得以後年代新聞的處理,與年代有直接關係或有利益衝突的新聞,都應該按照涉己新聞的標準與處理原則來做。
余朝為:了解。
王榮璋:第五案「壹電視畫面有待改進」。
紀惠容:這與新聞倫理比較無關。
王榮璋:我想這部份就請公司參考。
王榮璋:如果沒有臨時動議,我們確認下次開會時間。
紀惠容:我們每月開一次會是不是太頻繁了?要不要改成兩個月開一次?
王榮璋:這是組織章程裡的規定,如果要改變就要修改章程。不妨列入下次會議議程再討論。下次會議還是按照原定時間:七月二十四日。

發佈日期:2017年08月18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五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6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四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