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6年08月2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27次會議議程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27次會議議程

時間:一○五年七月七日(星期四)下午十二點
地點:台北市內湖區行愛路141巷48號 壹電視大樓四樓會議室

與會人士:
黃葳威 主委,白絲帶關懷協會執行長/政治大學廣電系教授
余朝為 委員,壹電視新聞台總編輯
林維國 委員,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位學程主任/大傳所副教授
許文青 委員,晚晴婦女協會總幹事/常務理事
黃旭田 委員,台北律師公會常務理事/律師
王希文 列席,壹電視新聞台編審

議程:
一、討論申訴案
1. NCC函轉墨國女玩偶新聞
2. 觀眾投訴 找錯對象打錯電話案

====================================
【會議記錄】

黃葳威:上次會議結果有沒有甚麼要報告的?

王希文:目前都沒收到新的,就是有不同意見的狀況。這次有兩個申訴案,一個是NCC函轉的”墨國的安娜貝爾”新聞,NCC轉給我們參考意見,列入討論,不需要回覆,我先放新聞給大家看。
(播放新聞中)

林維國:我直接開個玩笑,懂得布袋戲的操偶師都懂這個原理。

黃旭田:這新聞有甚麼問題?

余朝為:可能是驚悚

黃葳葳:就是穿插了安娜貝爾的電影畫面,是不是這一段?

王希文:基本上這新聞,後來我去查了資料來源,是英國的每日郵報所報導的,國內那天中央社和網路,還有所有的電視新聞及三台都有做這條,基本上大家都是用墨版安娜貝爾做標題。事實上那天播完後,我們私下也有在討論破解,應該是主人的姿勢跟角度,就是娃娃腳是活動的,然後這樣子牽,其實是主人知道怎麼牽。

林維國:所以我說布袋戲的操偶師就是這樣,為什麼布袋戲那兩隻腳會抖,其實在走路,他是有特別姿勢讓它自然動作。

王希文:我後來有跟國際組說,後面可以稍微加一些科學破解,破解的一些用法跟標題這樣子。

黃葳葳:可能也是因為有一些比較讓人感到懸疑的配樂,所以有些人會受到影響。

余朝為:之前可能有些類似的片子,尤其電影,甚至有些廣告也受到關注,可能太過驚悚。這塊其實我們在做的時候,有些觀眾特愛這種東西,有些人就說反正是怪力亂神,這個在拿捏上很難把他直接捨棄掉。

林維國:我是覺得如果有一些可以再努力的地方,例如補一些專家或是科學家的角度,解釋一下可能性是什麼,我覺得這樣滿好的。當然這放在網路上,他覺得是有梗的,有些觀眾一定會看的。

余朝為:光看標題就想點進去看。

黃旭田:如果是42年了,應該是沒有嚇到甚麼人。

黃葳葳:他維持的娃娃其實還滿新的。

林維國:覺得還好。

王希文:好,針對這類新聞我們會盡量自律並加入科學角度。

第二個申訴,因為當事人要我們給一個交代,所以我有回覆他說會提到這次會議當中討論。就是我們的節目「政晶限時批」的節目人員,當天要找一個記者名叫陳明豐,他是網路一個評論作家,因為當時他們急著要找陳明豐,卻不知道他的聯絡電話,當時問了一位民意代表,說認識陳明豐,要了一個電話。在這個過程當中,誤找到這個投訴者,他也叫陳明豐,是一位老師。當事人表示,他本人也是一個常常投書報社或網路公民發言人的一個作者,所以他覺得這種找錯人的狀況是可以理解的,他不能接受的是,我們節目人員打電話去找他的時候,曾表明具體來意,就是跟接電話的人說,因為當天陳明豐寫了一個對馬英九的評論,所以要找他訪問...

余朝為:然後總機就轉轉轉,可能過程有幾個人接到電話,這個老師認為在過程中,他會在學校被貼標籤,就是反馬的人,類似這樣。

王希文:所以他不能接受。

余朝為:其實並沒有在新聞節目上做任何的呈現,因為查證的時候就發現找錯人了。只是因為不是專線,在找人的過程。

王希文:他覺得造成他很大的困擾,我們節目人員有打電話跟他道歉,可是他仍然投訴到倫理委員會來。

黃葳葳:有的人喜歡公開他的政治立場,有的人比較不喜歡。那順便說我們去聯絡,假設是要連絡一個受訪對象的時候,我可以陳述的一個原因。

王希文:這有點難討論。

黃旭田:他又不知你的政治立場,他是張冠李戴的問題啊。他自己言下之意是確實有政治立場,你們歪打歪著,正好打中。

余朝為:因為他平常也有在投書,表達一些他的看法

黃旭田:如果他是這樣的人,那本來大家都知道他的立場呀

余朝為:可他搞不好是用筆名

林維國:看是真名還是假名

余朝為:可能是隱性的政治熱衷者

林維國:可是他說的是公民

黃葳葳:他說他小有名氣,其他老師不知道他的立場嗎?

黃旭田:邏輯不是很通

許文青:有點敏感了

林維國:我覺得其實總是會有這樣的觀眾,當然他可能也有一些自己的狀況,就像他剛說的,他既然自己小有名氣,為什麼又不讓別人知道他是誰、他的立場。但是我覺得我們能做的大概就只有在邀約的時候,不是當事人就不必說明太多。第二個是不是再打個電話給那所國小,看是誰接的,跟他說上次那個是搞錯了,說明一下。

黃旭田:志工也不會知道是誰。通常小學都是備課教室。

林維國:上次打的那個電話應該知道。

黃旭田:不是,如果你打總機,總機會轉到科任教室或低年級教室,會很多老師,所以不知道是誰把他接起來的。那你去跟一個根本不是當時的那個人,然後又一個人又提到他的事情

余朝為:也有可能,他接電話的時候可能同時有很多人在旁邊。會不會這樣”ㄟ那個反馬的陳明豐的電話!” 我不知道,會不會是這種情境。

黃葳葳:也不知道他是哪個學校,學校本身會不會有點區域性的問題?

黃旭田:我是覺得說,我不知道他們學校真正內部的氛圍,所以如果他沒有進一步要求,我們就不要做這個事,因為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他如果要求說你要給我們學校校長寫一封信,跟大家說明說是你們弄錯的,那我們可以考慮,可是那個學校到底是怎樣不知道。所以我覺得他在學校的角色與立場,我們如果很難判斷的話,就尊重他,說我們對不起弄錯了,下次會注意,如果沒有要求我們做甚麼配套,我們不要冒險去做可能會製造另一個問題的過度的回應。除非他要求,如果我們覺得合理,例如說寫一封信寄給他們學校或給他校長,說我們有試圖訪問。

黃葳葳:這樣可能結果全校都知道了。

黃旭田:所以除非他要求,如果他不要求就不適合做這個,這更危險。

林維國:當然黃律師這個提醒我覺得是有道理的,我們再打過去給學校可能會造成更多問題。只是說他現在是要我們給他一個合理的交代,那我們回覆看樣子他是不會滿意的。

王希文:在我回覆這位先生之後,他沒有再回應。

林維國:那就還好

余朝為:那我們決議上,這件事情我們還是跟當事人道歉,今後不論是新聞的採訪或節目來賓的邀約,在聯絡的過程當中要特別的嚴謹,不要造成類似的情況再度發生。

林維國:就是非當事人接聽電話的時候。

黃葳葳:我覺得有時候記者會覺得我來採訪你,你應該會很開心,或者找你來上節目,你應該覺得很高興。但其實他是很低調的,不希望被打擾。

黃旭田:這個其實是有一個隱私權的概念,個資的概念。就是說你去找一個人,而這個人不在,就請他轉或怎樣,那你跟他就多說了兩句 : 這個人就說,你找他幹嘛?有甚麼事嗎?但你為了急切的讓他了解,搞不好就跟他多聊了兩句,結果愈講愈多。

余朝為:一般人的反應也是這樣

黃旭田:對,人跟人是這樣,我多兩句你又多回兩句,就講得投緣,不能說每個人見了面都說我只能講一句,你不知道不要多問,跟你無關。我覺得這樣也很痛苦,所以正常情況下不嚴重。只是教育是很特殊的環境,學校老師裡面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比較緊張甚麼的,這也可以理解。
不過我確實覺得,剛剛講得沒有錯,有些人會覺得我來採訪你,是給你曝光的機會,有些人下意識會這樣覺得,所以並不會特別替人保密,某種程度他的質疑有點道理,所以請人家傳話的時候,是不是要傳得很複雜,要適度。像是政治性、宗教性的這種敏感議題的。如果有人問他說對養生有沒有甚麼看法,那大概沒甚麼人會反對,如果跟他說對減肥有沒有看法,他大概會說:”沒有,我沒有減肥!怎麼可以說我減肥!”某些議題在這社會是敏感的,也許可以稍微小心一點。

【決議事項】
1.針對涉及靈異的話題,要特別自律,避免讓人感到驚恐的音效與畫面,並加入專家或科學角度導正。
2.記者或節目單位在約訪聯絡過程中,要特別的嚴謹,避免透漏出相關人的個資與背景,尤其涉及政治性、宗教性這種敏感議題的,要特別小心。

發佈日期:2017年01月03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6年12月02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

發佈日期:2016年10月24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