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6年09月21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28次會議紀錄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28次會議紀錄

王希文:
今天會議議程只有一個案子,是NCC轉來的三個投訴,內容都是針對主播宋東彬,在新聞對談中要奧運金牌選手許淑淨把裙子穿回來這部分,觀眾認為有性別歧視之嫌,我先講解一下這段訪談的新聞背景:當天許淑淨的媽媽拿出許淑淨小時候穿芭蕾舞衣的照片給記者看,還特別提她國中時有交一個男朋友的這個情形,加上他弟弟四年前在她得奧運金牌時也曾說過,希望許淑淨再穿裙子。所以那天我們有做一條新聞,”許淑淨有一顆少女心” 媽媽希望她把裙子穿回來,那我先放新聞,再放訪談的部分。
(播放新聞)
(播放訪談)

余朝為:
宋以前是緯來的體育主播,所以當天請他針對奧運與許淑淨做對談。

王希文:
那天好像先是一篇批評宋東彬的臉書,被瘋狂轉載,我不曉得是不是所有批評的人都完整看完這個對談,但是網路上就有大批鄉民批評主播有性別歧視,認為她是體育選手,你管她穿裙子還是褲子的說法。不過其實當天我們對談前後十多分鐘,幾乎都是在分析許淑淨與教練的戰術,還有奧運賽況分析,談論許淑淨少女心的部分只有一分多鐘,主要是想在硬梆梆的對談當中,加一些軟性與感性的內容。當然,我們也內部檢討過,如果最後再加一句 : ”雖然爸媽弟弟希望再看到她穿裙子,但許淑淨應勇敢做自己。”也許這樣比較好。

黃葳葳:
性別平等教育的話,是針對校園,那性別平等工作的話,她會有個部分是受雇者和求職者,可是這邊並沒有這樣的關係,那性別歧視可能是在職業多元化的部分,口語比較沒有注意,但是其實前面有提到許淑淨爸爸媽媽的想法

王希文:
對,感覺上是家屬可以講,大家比較能被接受。

黃葳葳:
可能他需要轉述說,是爸爸媽媽的想法。還有,許淑淨自己有覺得被冒犯嗎?

王希文:
好像並沒有,蘋果記者有問她。

黃葳葳:
當事人有沒有覺得被冒犯,這也是很重要的。

余朝為:
蘋果即時一出來,點閱率一、兩個小時,快衝破四萬。

黃葳葳:
法的界定的對象,當然是當事人的感受最直接,另外就是說透過媒體,可能會影響一些社會的視聽。

余朝為:
我額外提,其實跟這個案子沒有關係啦。就是我們最近在操作新聞上,尤其網民這塊,因為我們常常有網民的東西,做一些新聞的搭配。最近有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小孩留在BMW車內,說車窗不要打破,然後這些網民就批評這個媽媽,說為了五千元的玻璃費,她不願意破窗之類的,就開始群起攻之,後來這個爸爸就開始對嗆,稱他們是鍵盤魔人。
其實網民這種情況,我們也去實地了解整個狀況,她媽媽根本沒有說不能破窗,是警方希望不要破窗,因為第一個小孩沒有立即危險,第二個車內冷氣是開著的,是警方這樣建議,當然媽媽也覺得這樣,且開鎖人馬上就會到了。但是這些網民根本不了解實際狀況,群起攻之,這就像”媒體公審”一樣的道理,因為這種現象變成很普遍,所以我們最近在操作這塊新聞,對於網民不了解實際狀況,操作上是更謹慎,因為從學運開始,這些網民「顯然都有目的性」,尤其在政治上,更是清楚有這樣的氛圍,所以我覺得這塊,在操作上是比以前還要謹慎再謹慎。

林維國:
因為我自己本身對於網路民意很感興趣,也觀察很久的時間,我們台灣現在民主本來就沒有那麼神話,然後網路又是那麼快速反應的工具,這個現象我們就是說,其實全世界也是不太好的示範的地方,這叫”群體激化”,這個現象很嚴重,當然網路也有正向的力量,講這我們都知道,但是這個從PPT這樣一個社群,衍生出來的一個”群體激化”,某種程度他也算是另類的”網路霸凌”,只是霸凌的方式不太一樣,這個現象是存在的,他們甚至認為他們是正義的化身,有時候他自己認為他才是正義的代表。
再來,我認為不是每一個人都這樣。我們就講,人再怎麼聰明,接收的訊息是片斷的,做出來的判斷還是錯誤的,他們就是不會去了解前因後果,然後在轉載有限的文字上做”正義的判斷”的話,有時候會去做這舉動,所以這個真的是存在的現象。所以你說對我們國家的政策也好,或這種平常這種社會事件,然後台灣人平常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這十幾年來,是慢慢有這個很不好的影響,這點我是很肯定的。

余朝為:
就像現在,我本身看這個新聞,其實在物化女性的新聞,我們是很明確的,有哪些在物化女性,我們在操作新聞上都有很嚴謹的把關。這條新聞,現在我們每天這個時段,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呈現,找一個焦點的話題,或大家關心的有用的資訊,做一些不一樣的深度對談,那這個也是在那情況之下我們去想說許淑淨是台灣之光,包括奧運的,雖然我們沒有實況轉播,但還是關心到國人的得獎狀況,那這些就像希文講的,不要讓談話變得硬梆梆,其實出發點並不是想要說"認為他穿甚麼是不對的",而是說以後他退休穿這樣子,可能更有女人味之類的,或許做得不足的可能包括怎麼最後連回來,做他自己也好,爸媽的期許也好,加重這些語氣,標也可用"媽媽對女兒有這些期待",這樣就更完整了。

林維國:
其實我可以了解做這些新聞,要一些比較軟的梗,這是正確的,觀眾都希望看這樣東西,我比較認同說,其實剛兩位談到的,就是怎麼去呈現。媽媽講他小時候可愛的樣子,然後也曾穿過芭蕾舞裙的樣子,我覺得這都很好呀,是媽媽講,我自己是覺得大概很多觀眾看到那最後一段的時候,他們才會覺得很不妥,就是主播講"他說不定退休以後…"的那一段,主播只要不導向那部分,可能會好一點,因為第一個那很明顯不是許淑淨媽媽的意思,就事實來看,因為許淑淨媽媽看樣子從小學以後,大概都已經接受了他中性的打扮,媽媽也從沒期待他退休後要這樣,所以我覺得就事實上來判斷,這應該是我們宋主播一個當時的想法,可能這樣講或許有個趣味性,但是在這中間,我認為在講這段話時,確實是能避免的,而且這段確實我覺得是帶有觀眾所投訴的這種,好像是"男性所認為女性應該要怎樣穿"的情形。
但這是一個當時在話術上面,我們可以這樣處理就好。但這事情,可能我背後還有看到一些比較原則性的問題,我還是表達一些我的意見:
第一,我覺得講這個話的場所,就是如果他是在一個政論節目或評論性的談話節目的話,反正言責自負,還有更稀奇古怪的話在那種節目都說得出來,那就另當別論。但是因為我們看樣子是擺在類似像新聞時段,或新聞評論時段,那這個情況就會比較嚴重一點。因為我們在做新聞播報或評論的時候,確實我覺得這種,就是後來那句話之後,前面都ok,但就後面那句話,在新聞時段出現,確實是比較需要來好好檢討一下。
第二,是比較後續的報導,有講到說這樣的意思是主播轉述許媽媽的期待,可是我從整個前因後果來看,好像許媽媽沒有講到期待?許媽媽沒有說希望他退休後能夠把裙子穿回來,純粹只說淑淨曾經有過那樣的少女時代、曾經有交過男朋友而已,所以就事實來看,好像也不是這樣。大概我目前就這個案子,這是我自己的觀察,然後跟我認為的新聞專業上,提出來的意見,請大家參考。

許文青:
我覺得看新聞的時候沒有問題,問題是出現在最後面的對話,但你說他是性別歧視,我覺得用「歧視」這詞有點重,應該是還沒有到「歧視」的地步,只是這個體育主播的刻板印象確實是有的,女生應該要留長髮、穿裙子,事實上有的人還是會有這樣感覺,這樣的女人味比較重,因為女人味比較重,那現在中性打扮,相對的女人味比較不重,這地方進入到中性的時候,還是有些敏感,尤其是大家對於這個所謂的第三性、第四性這種議題,所以大概只有這幾句話的地方有問題,他不是故意的,是順講下來,事實上可能人本身的刻板印象存在,所以很自然地就講出來,我覺得他是性別意識可能稍不足,但不到性別歧視的程度。

林維國:
性別刻板印象,應該是。

許文青:
對。

杜聖聰:
大家看法差不多,我昨天特別看了很多次。
第一,在語意上面,當然這是刻板印象,他還不是講一兩句,其實講得時間還蠻長。
第二,關鍵字,你的聲調,你的態度,基本上也屬傳播的一環,所以這個部分當中,其實我們設身處地去對於主張性別平權的好朋友來講,其實是滿尖銳的,因此,我覺得大家看法都差不多,看接下來要對宋主播作出甚麼樣的處理,第一個是告知,這是一種、第二個口頭告誡、第三個,要不要去動用到我們的行政程序,我不知道他應放哪一條,可是我覺得如果這樣輕飄飄地過去的話,對於很堅持性別平權的這部分,我對這狀況是比較保留。

王希文:
我剛查到許淑淨的回應是,『是自然就好啦。』

林維國:
許淑淨的態度很重要,假設他們許家人回一句說,關你甚麼事,那就不得了,那個會影響PPT上的反彈,所以許淑淨是很大肚量的。

王希文:
所以他沒有繼續延燒。

杜聖聰;
比如說,總編輯要告誡,至少要言明我們的態度,我覺得這是必要的。

林維國:
另外就是台內怎麼處理,我個人是尊重台內,但是這情況是要有個處理,因為不處理,可能不足以回覆這些申訴,我覺得還是要有一個做法。

黃旭田:
我比較好奇的是說,主播講的那段話,是他自己脫口而出還是寫給他的?

余朝為:
他自己寫的,這種不會有稿子,因為他會發一些cg圖板去做解說,不像正式的主播有promter,他稿子是自己準備的。

黃旭田:
這裡面我覺得問題有兩層,第一個是性別意識的敏感度。他顯然是不足的,當然也不一定有這麼強烈的性別歧視,但他的性別意識敏感度不足是確定的,那這個比較有問題的就是說,你們這樣的播報方式會有一個困境,他的播報有沒有一點點任何的價值判斷?其實我在聽新聞的時候,耳朵就會不太舒服,例如說這個車子酒駕,跟別人撞怎樣的,其實記者在報那個新聞時就會出現一些「很荒唐、很離譜、實在太不像話」這種字句,其實這就評論。
我覺得我們要回歸一個原點就是說,只要在新聞播報台上,他一定要分得清楚的是,播報還是評論?覺得現在問題是,大多數記者在不知不覺中,甚至文字稿,都會露出評論的句子,只是說這種評論我們會挑剔他是通常都是對壞人多罵兩句,或者對倒楣的人調侃兩句,例如對於政治人物、酒駕、殺人放火的…我們很容易會酸他兩句,我們記者現在愈來愈常做這種事,也就是說記者在對於做評論這件事的敏感度是不足的,那因為敏感度不足,所以在做這樣的報導時,他就對於性別這件事情,評論就放進去了。
回歸到原點,應該不斷提醒記者你拿到麥克風的那瞬間,你要很清楚你在報導還是評論?如果是評論,你的評論有多大的價值?就是如這些民眾所回應的,你是甚麼人?你關他甚麼事?你管他該不該穿甚麼?那就這段來說當然都是對的,為什麼?因為你不重要,體育界的有五十個,你一個叫他穿裙子、一個叫他穿褲子、一個叫他不要穿,瘋了,怎麼做得下去?所以這個就是拿到麥克風的人,忘記自己微不足道,沒有資格去做評論這件事情,除非他今天是體育評論,那另當別論,他說就我的經驗,他如何精益求精,那這個評論起碼有點專業做基礎,超越評論報導界線,或者專業評論界線的時候,他就放大自己的角色,我覺得這個才是媒體工作者在自我期許或被要求要注意的上或者外加的要求上,如果這點凸突顯出來,他就不會去談論他該穿甚麼裙子,因為這跟體育無關、跟專業無關,甚至報導無關,好,這是我第一個要講的。

第二就是說,這個案子我同意前面所講的,我們運氣不錯,因為許淑淨的個性。這個案子會長這個樣子,確實跟他家庭有很大的關係,我相信他媽媽,只是沒有播出來而已,他媽媽在多少場合遇到人就講「不要這麼粗勇」、「嫁個好老公」講過多次,他的父母、他的家庭,看得出來就是純樸人,希望她女兒有好歸宿,但是還是支持他,畢竟這結果還是好的,因為是好的結果,所以氛圍是正面的。
但是我相信一個父母親,對於一個陌生人來訪問,問對你女兒甚麼感想?他不是拿出一堆金牌照片給你看,而是拿出小時候穿裙子照片給你看,所以意在言外,再清楚不過,所以我贊成杜老師說的,這百分之百是家屬的願望,只是這願望有沒有明顯到可以說這是他媽媽跟我們說的,媽媽請說希望他有天可以穿裙子,這話不是沒有機會講出來,但我相信這氛圍是很清楚的,可是就如同杜老師說的,看到爸媽的心願總是對小孩,希望一般人總是這樣,你有個主詞轉一下出現,就不是主播的評論,當然也有可能他媽媽跳出來說這不是我講的,這也很危險,要小心的事情。
  對於許淑淨來說,因為她應該是絕對不會對外人講話的,你看他做選手,這整個新聞報導都在講說這幾個選手百分之百都聽教練講的,教練說做甚麼就做甚麼,因為那個舉重是這樣的,你要加多重事實上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判斷,你要加重,可能會舉不起來,所以教練說再加五公斤,你當下只有服從,如果你跟教練說太多了,那亂成一團,可是那加幾公斤,是贏的策略,諸如此類,那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教練的策略,在策略之下,不是每個選手都百分之百聽話,可是蔡溫義就是做到他的選手都會聽他的。所以這些選手久了之後就是高度服從,個性上高度遵守,所以他對其他事都不太會分心,回應就是友善,所謂友善就是說他很低調,他不太願意跟你…,他其實講自然就好,其實他也可以講說我這樣很自然,你少囉嗦,他只是不講你少囉嗦,他很友善,我覺得那不只是友善,是他本質上就低調,低調就不會惹是非,因為這是非會干擾他運動情緒等等。
  除了這些,我覺得還是要不斷提醒第一線的同仁,拿到麥克風的時候,要盡可能把自己的情緒跟善惡好惡都避開,才不會結果踩到地雷。

杜聖聰:
我這補充一下,宋主播這是在哪一個時段?是七點多的新聞還是節目被觀看,每個定位不一樣。我現在有幾個問題搞不清楚,第一宋主播他是新聞記者,還是評論員?如果把他當作評論員,那這要節制。如果你是新聞工作者,那我們就去採訪另一個記者,這時從新聞工作的常規來說,是不是已有夾議夾敘的方式來講,這可能也要謹慎一點。工作常規啦。

林維國:
現在台灣目前媒體報導的現狀,其實不只我們台,還有更多台也是夾議夾敘,一邊報導一邊評論,還有更誇張的是標題直接下判斷。至少在美國的主流媒體,人家是非常清楚,新聞報導不會有價值判斷。可是回歸到杜老師所說,我們當時的情形,又像是播報又像是評論員,這樣的操作在台灣很正常,但能做到播報不評論,這是最好的。回歸到最簡單的,宋主播對性別的意識,確實要再加強,最後那句話我認為是最不妥的,至於內容做軟性的訴求是沒有甚麼關係的,重要是最後那句話。

黃葳葳:
我這補充一下,剛要知道許淑淨個人的看法,其實並沒違背性別平等教育法跟工作法,這沒有相關,跟STBA衛星公會的自律守則,他有談到,不過這也是彈性處理,他說新聞報導應避免強化性別上的不平等、刻板印象、造成性別決定論等等不當效果,我想在這新聞裡,許淑淨不是弱勢,但她是女性,所以的確在男主播,我覺得他把他想成像九點的談話性節目,大家現在好像都這樣子,可是因為他們這用的不是不可以,而是用應「避免」,所以就提醒他這當中的自律原則,所以是自律原則的層級,可能涉及到性別意識的部分,但性別平等工作法這屬於法令的部分,並沒有法律問題。

黃旭田:
我覺得說,夾議夾敘其實媒體打到很多人,但是看你打到誰,就是有一些議題你出包的時候會反彈,例如酒駕鬧事罵到臭頭,基本上都不會來跟你唱反調,但性別議題、原住民、移民移工,愈弱勢愈需要被捍衛的這群,這個就是涉及到歧視或弱勢的部分,本來就要特別小心。這個就是媒體的素養及訓練。
我覺得我們這個社會絕大部分對於歧視是很不敏感的,一不小心就歧視到別人。現在有一些以前不被重視的議題,漸漸受到重視,而重視這些議題的人,他的強度非常強,也許他們反應過激,但訴求應該是沒有錯的。我們避免碰撞這些訴求,你這樣碰撞會招致強烈的網民反應。

余朝為:
我回應一下,各位委員剛提到一些觀察也好,論點也好。我想這樣一個呈現方式確實是有問題的,我們新聞部在這塊事件上,我想就像剛杜老師講到,我覺得一些處理方式其實我們已經做了,從那天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宋主播等於請他暫時不要再上主播檯了,深切反省。
還有一點作法是說,許淑淨即將回國,其實我們也邀請他上節目,當然到時候我們也會跟他致意,針對缺失,那當然像各位講得或許我們很幸運,但這塊畢竟是我們衍生出來的問題,還是要有負責任的態度。
=======
【決議事項】
1.整點新聞播出,屬於新聞自律的一環,所以無論是新聞或是訪談對談,要避免各種歧視與偏見。另外,有些段落有夾議夾敘,這部分的確是逾越了一些性別平等的界線,但還沒有嚴重到”歧視”的情形,偏見是一種態度,歧視是一種行為,宋主播可能言語上跟觀念上需要再做一些性別平權的教育。
2.針對許淑淨女士本人,後續公司將進行訪問、向家屬表達歉意等動作,跟許淑淨致意。。
3.網路連結將拿掉。
4.未來將加強台內性別平權教育,以及新聞避免夾議夾敘與評論的教育訓練,尤其在性別議題、原住民、移民移工等弱勢議題上,培養同仁的素養。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6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四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5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三次會議紀錄

發佈日期:2017年05月24日

壹電視倫理委員會第三十二次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