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我堅絕反對我兒子去當廚師,結果最後我也走到這一行。」老舅聶斌武一邊舀著韮菜花醬、一邊笑著說。   原本經營工廠的老舅因為景氣蕭條轉行開酸菜白肉鍋店,身為東北人第二代的他,從小就跟著爸媽烙蔥餅、醃酸白菜,店裡的菜色連東北老鄉吃過都說好!   而當初想學廚遭老舅反對的二兒子,現在已經是餐廳裡的大將,在廚房裡替爸爸嚴格控管品質,離餐廳不遠處的中央廚房,還有一位東北來的姑娘于紅替老舅打理。   與老舅同鄉的于紅其實原本是老舅的常客,老舅的東北酸白菜是他思鄉時的靈藥,老舅也成了他在台灣的親人,懷孕時于紅還挺著大肚子到店裡幫忙,老舅覺得開一間店,能多了個家人,是他最大的收獲!